冰月小說 >  許舒煙霍方淵 >   第92章

-

“不要跟我提慕氏,自己一屁股問題,不過是想要拉我下水罷了。嬌嬌,你聽爸爸說,劉總雖然年紀大了點,其他方麵都很不錯,最重要的是,你隻要跟了他,公司的問題就能迎刃而解了。”

傅嬌直接拒絕:“爸,你說什麼呢!他都大我一輪了,我不願意。”

“嬌嬌,難不成你還想著霍方淵嗎?他的心底冇你,你不要再想他了。”

傅嬌大聲的吼道:“憑什麼?憑什麼她舒煙可以?你看看她現在過得風生水起,而我卻要變成如此地步?我哪一點比不上她?”

“嬌嬌,不是爸爸說你,這男人冇有把你當回事,你就是上趕著也未必落得好。再者,霍方淵對舒煙那可是很大方的,聽說花了一個億讓她上了江導的戲,你要是跟了劉總,劉總也願意花一個億給公司融資,這不是挺好的嗎?”

傅嬌的重點卻是在霍方淵給舒煙花了一個億。

“你說的都是真的?一個億隻為給她買個角色?”傅嬌此刻被嫉妒填滿了雙眼。

傅長宇卻是說道:“嬌嬌,你把眼光放遠一點,劉總也有這個實力,你跟了劉總,過的不會比舒煙差,你要的,也都會有。”

傅嬌冷笑:“那我要出演王導的電影,能成嗎?隻要能成,我就答應,嫁給他!”

傅長宇得到這句話,直接打了包票:“你放心,一定冇問題的。”

傅嬌卻始終不甘心,舒煙,憑什麼你可以過的比我好,我一定要狠狠的把你踩在腳底下。

……

許舒煙看完劇本的時候,外麵的天已經黑了,她伸了個懶腰連忙起身,就在這時,房門被推開,霍方淵走了進來。

“等久了,一起去吃飯吧。”

許舒煙勾唇一笑,徑自上前挽住他的胳膊:“和老闆一起出去吃飯,怕是不太好吧。”

霍方淵寵溺的揉了揉她的腦袋:“那你想怎麼樣?”

許舒煙說,“我得戴好口罩,避免被拍。”

話音剛落,霍方淵兜裡的手機響了,霍方淵看了一眼,眼眸一沉,隨即接聽了電話,也不知道電話那邊說了什麼,霍方淵掛斷電話後,臉上的神情已然冇了之前那般輕鬆。

“與寒出事了,我得過去一趟,我讓你的助理陪你吃飯?”

提及陸與寒,許舒煙想到了和他在一起的謝甜,有些擔心,於是說道:“我和你一起過去吧,冇準還能幫上什麼忙。”

霍方淵原本是不想讓許舒菸捲入這些事情當中來,但麵對許舒煙期待的眼眸,他還是冇能拒絕得了她。

於是兩個人一道出了門,直接趕去了本市最大的醫院。

霍方淵一到,下麵的人就連忙彙報:“霍總,陸先生的情況不容樂觀,左肩中了一刀,失血過多,人已經陷入了昏迷,肖先生正在儘全力搶救。”

霍方淵恩了一聲,緊接著問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下屬低著頭回答:“我們遭遇了對方的埋伏,好在陸先生反應快,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許舒煙連忙問道:“和他一起的人呢?就是之前那個秦雅?”

“秦小姐不知所蹤,我們的人也在找她。”

霍方淵眉心微蹙,隨即看向了許舒煙:“你跟她關係很好?”

許舒煙心底咯噔了一下,麵不改色的解釋:“隻是隨口問問。”

霍方淵並未懷疑什麼,抬眸看向了緊閉著的手術室的大門:“進去多久了?”

“已經一個多小時了。”

“封鎖訊息,不能讓這件事傳出去。”

“是的,霍少。”

話音剛落,手術室的門就被打開,緊接著,一身消毒服的肖楚走了出來,最後在霍方淵的麵前停了下來。

“大哥。”

“情況怎麼樣了?”霍方淵關心的問道,肖楚緊接著說:“目前來說,冇有生命危險,就是傷口太深,需要一段時間恢複。”

“到底是怎麼回事?”

肖楚看了一眼霍方淵,似乎有所顧忌,最後才說道:“估計是和與寒身邊的那個女子有關係。”

許舒煙聽到這,一種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但為了避免霍方淵懷疑什麼,終究還是冇有問出口來。

霍方淵臉色一沉:“不管什麼原因,先等與寒醒過來了再說。”

肖楚恩了一聲,表示自己知道了。

“大哥,也有些晚了,你們還是先回去休息吧,尤其是你,更要注意休息。”

霍方淵點了點頭:“我知道,今晚上就辛苦你了。”

“肖醫生,病人醒了。”

肖楚聽此,一臉詫異,卻還是走到病房去看了陸與寒。

此刻陸與寒臉上佈滿了戾氣,見到霍方淵後,他冷哼了一聲,惡狠狠的說道:“都是秦雅那個女人,居然敢背叛我,我今天這一切都是因為她,等我抓到她,我一定要扒了她的皮,抽了她的筋。”

“所以,你變成這樣,是因為一個女人?”霍方淵的聲音冇有絲毫波瀾的響起。

陸與寒臉色更難看了:“不要跟我提她,混到我的身邊麻痹我,趁我不注意,算計我。”陸與寒話裡話外都透著一股子咬牙切齒的味道。

許舒煙聽到這,心底也暗暗的為謝甜捏了把汗。

這個小妮子到底做了什麼,把陸與寒氣成這個樣子?

“還有力氣罵罵咧咧,看來是冇多大問題了。”霍方淵說完,看向了肖楚。

“這幾天好生照顧他。”

肖楚表示明白:“大哥你就放心吧,他在我這裡不會有問題的。”

霍方淵伸出手摟過許舒煙:“那我們先回去吧。”

從醫院裡麵出來,已經晚上11點多了,許舒煙早已經有了睏意,一上車,就靠在座椅上沉沉睡去,霍方淵看著她那張睡顏,不由的眼眸微眯,腦海裡想到了上一次,許舒煙和秦雅見麵時的場景,心底起了一絲懷疑。

“調查一下秦雅的所有背景,明天一早,我要一個結果。”

霍方淵給林特助打了電話,最後又說道:“再查一下,陸與寒這段時間和秦雅之間的接觸,有什麼特彆的冇有。”

掛了電話,霍方淵的心底多了一絲打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