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月小說 >  許舒煙霍方淵 >   第895章

-

“嗯。”

霍方淵應了一聲,把許舒煙拉走。

門外,許舒煙不解詢問:“難道不多問兩句?”

霍方淵輕笑安撫,“該說的我們不問他也會告訴我們,如果他不想說,打死他他也不說。”

許舒煙跺了跺腳,有些不甘心。

“這個混蛋,敢懷疑我大哥。”

霍方淵在旁邊一句話都不敢說,他知道許舒煙有多護短。

剛纔說得一點都不誇張,崔浩當麵懷疑她大哥,她冇動手的確是客氣了。

“回去休息吧,明天早上我們去找任啟才。”

“好。”

許舒煙點頭,泄氣般的靠在霍方淵懷裡。

“我累了。”

聽著這聲撒嬌,霍方淵直接將人抱起。

回到了車上,許舒煙靠在副駕駛打瞌睡。

霍方淵看了她一眼,寵溺笑了笑。

回了酒店,許舒煙洗了澡就撲到了床上。

霍方淵打開水,撥通電話。

“與寒,煙煙大哥呢?”

陸與寒:“許初瑾嗎?幾天前就已經離開了。目前,已經失去了蹤跡。”

“許初瑾已經被盯上了,你派人保護爺爺他們。另外,還是告訴大哥一聲,想辦法聯絡她,讓她有個防備。”

陸與寒:“老大放心,交給我吧。”

霍方淵這才放心,沖洗了一下走出。

經曆了半個月的擔驚受怕,放鬆下來的許舒煙也沉睡了過去。

霍方淵上了床,低頭在許舒煙額頭上親了一口,抱著她入睡。

第二天一早,兩人去了崔浩所說的地址。

許舒煙見到了任啟才,一家人在國外住著高檔彆墅,開著豪車。

而且,還在一家國際公司做著財務總監。

他的生活躍上了一個台階,而許氏集團被迫破產。

要不是大哥提前把財產轉移,他們怕是會更慘。

許舒煙想到這裡氣就不打一處來,一側的霍方淵已經查到了任啟才現在的身份。

“姓名跟背景都是偽造的,要想搞垮他很容易,直接報警就行。”

“直接報警,太便宜他了。”

許舒煙看向霍方淵,笑得狡黠。

“霍總,借用一下你那些黑手黨的朋友。”

霍方淵頓時明白了她想乾什麼,直接拿起電話要人。

今天週末,任啟才樂滋滋地帶著一家人準備去踏青。

正開著,車輛忽地被逼停。

一群彪形大漢湧了過來,拚命拍打著車門。

“你們乾什麼?我要報警了。”

任啟才顫著聲音開口,隻聽得啪嗒一聲,玻璃應聲而碎,車窗被強行撬開。

一家三口被直接拉了進去,隨即塞到了車裡被帶走。

等到再次恢複光明,發現身處在一個倉庫中,麵前隻有一個揹著身的女人。

再看四周,自己的老婆孩子不知道去了哪裡。

任啟纔看向女人,有些害怕。

“你是誰,你要乾什麼?”

許舒煙轉身,冷笑開口,“許氏集團的財務總監?就是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