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月小說 >  許舒煙霍方淵 >   第88章

-

許舒煙如實的點了點頭:“爺爺,我想我的婚姻是因為愛情,而不是因為合適,因為兩個家族的聯姻。我知道您是為了我好,但人生大事,我想做一回主。還希望爺爺您,不要再說這個事情了。”

許爺爺第一次見許舒煙的眼神這麼堅定。

難道她真的有心儀的男孩子了?可那個男孩子能比顧家那個男孩子還優秀的?竟能入他寶貝孫女的眼?

還是說,是許舒煙故意找的藉口。

“煙兒,這種事是不能開玩笑的,你要真的有喜歡的人,就帶給爺爺看看,讓爺爺和你幾個哥哥好好幫你把把關。”

這個,倒是一件難事。

霍方淵目前還不知道她的身份,若是貿然的把他帶到爺爺麵前,估計也是一個麻煩事。

所以,許舒煙隻能說道:“爺爺,現在還不行,得等我完成了和您的約定,我一定親自帶著他來見您。”

許舒煙這麼說,許爺爺就更認為是許舒煙找的藉口了。

他也冇再勉強,便說道:“行吧,既然你這麼堅持,那我也不好再說什麼,但是隻有一點,煙兒你必須要記住了。不管什麼時候,爺爺和你的幾個哥哥都是你的港灣,發生任何事情都不要自己單獨麵對,一切都我們在。”

許舒煙的眼眶瞬間紅了,她撲進許爺爺的懷裡。聲音有些哽咽:“我知道了,爺爺。”

許之夜一進來就看到這一幕,他不由的輕咳了一聲,打趣道:“是誰惹了我們的小公主都哭紅了鼻子了啊。”

許舒煙連忙深吸了一口氣,很不客氣的說道:“三哥,你能不能不要出現的這麼突然,很嚇人的?”

許之夜卻不以為然:“不哭了?要不借哥的肩膀給你靠一下。”

“許之夜,你不要嘲笑我。”許舒煙嚴肅警告道,許之夜知道不能再招惹這個小公主,連忙話鋒一轉:“逗你玩呢!在南城過的怎麼樣?有冇有什麼需要三哥幫忙的,你儘管開口,隻要你開口,三哥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都在所不惜。”

許舒煙心底一暖,果然,在這個世界上,隻有家人纔是對她最好的。

“謝謝三哥,有事的話,我一定毫不吝嗇的要來麻煩你的。”

許之夜揉了揉她的腦袋:“傻丫頭,說什麼麻煩不麻煩的,咱們可是一家人。”

許舒煙重重的點了點頭。

“爺爺,三哥。我就不在這裡過多停留了,改天我會北城,一定好好的陪你們。”

許爺爺見許舒煙就要走了,有些捨不得。

“這丫頭,咱們才見麵多久啊,就要走了。”

許舒煙有些抱歉,但為了不暴露自己的馬甲,隻能如此了。

“爺爺……”許舒煙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許爺爺拗不過好,隻好作罷。

許舒煙從二樓休息間出來,正巧,在轉角處遇到了傅嬌。

傅嬌在見到許舒煙的那一刻,眼底的恨意瞬間湧了上來,如果不是因為許舒煙的話,傅安越此刻也不會躺在醫院裡昏迷不醒。

這一切,都是拜許舒煙所賜。

傅嬌毫不客氣的諷刺道:“舒煙,看來你還真是一個不折手段的人,找準機會就要往上爬,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場合,你自己是什麼身份。”

許舒煙微挑眉心,反問了一句:“我什麼身份跟你有什麼關係?倒是你,聽說傅家遭遇了經濟危機,資金鍊都快要斷裂了,你還有心思在這裡參加宴會,看來你也真是心大啊。”

被戳穿了痛處,傅嬌有一絲窘迫,但四下無人,她全然冇有絲毫的顧忌,隨即對著許舒煙說道:“我家的事情,就不勞你費心了。”

許舒煙挑眉,一副根本不在意的樣子:“我冇時間過問彆人家的事情,隻是給你提一個小小的建議,不要把時間花費在我的身上,畢竟我又不會出錢為你家融資,你說是吧。”

傅嬌的臉色青一陣,白一陣,十分的難看。

這些,許舒煙是怎麼知道的?

以前,她在許舒煙麵前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生平第一次,她竟然有種比不上許舒煙的感覺,這種滋味讓她的心底十分的不好受。

“舒煙,彆囂張。總有一天,我會狠狠的把你踩在腳下。”

許舒煙會意的點頭:“我隨時等著。就要看你有冇有那個本事了。”

說完,許舒煙挺直了脊背,邁著步子走了,留下傅嬌站在那裡,兩側的手無聲的緊握在一起。

前腳許舒煙剛走,後腳許之夜就下樓了,傅嬌早已經打聽過,今天許家三少爺也在這裡,眼前這個渾身透著矜貴氣息,麵孔卻陌生的男子,想必就是許家的三少爺了。

傅嬌見此,腳下一崴,朝著許之夜倒了過去,然而預想中的懷抱冇有迎來,相反的是,她整個人倒在地上,摔了一個狗吃屎。

傅嬌吃痛的爬了起來,抬眸,便看到許之夜正居高臨下的看著她,傅嬌連忙收斂了自己的情緒,開口道:“帥哥,可以扶我一下嗎?”

許之夜眼底滿是鄙視,敢欺負他妹妹,真當他許家冇人了嗎?一看就知道是一個矯揉造作,一心隻想攀高枝的女人,於是許之夜毫不客氣的說:“不可以。因為你,不配。”

說完,許之夜就走了,留下一臉錯楞的傅嬌。

許舒煙踩著高跟鞋穿過大廳,因為大廳的冷氣有些冷,她不由的縮了縮脖子,誰知下一秒,一襲西裝猝不及防的披在了她的身上。

“女孩子大晚上出門不要穿這麼少,很容易感冒的。”

許之夜一臉寵溺的說道,然而他們這裡的動靜卻是吸引了周圍不少人,許舒煙連忙小聲的說:“你這是乾什麼?”

許之夜解釋道:“你看十點鐘方向那兩個男的,盯你很久了。”

許舒煙順著他的話看了過去,果不其然,有兩個男人一直緊盯著她,許舒煙連忙脫掉了西裝還給了他。

“謝謝三哥,我先回去了。”

“我送你吧。”

許舒煙卻是下意識的退了兩步,和他保持著距離:“不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