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月小說 >  許舒煙霍方淵 >   第87章

-

晚上七點,王傢俬人莊園裡,豪車來來往往,絡繹不絕,凡是南城有頭有臉的人物幾乎都過來了。

傅長宇因為傅安越的事情,十分的鬨心,再加上傅氏眼下暴露出了危機,所以他好不容易弄到了一張邀請函,便讓傅嬌代替傅氏參加。

“能來參加王家宴會的人,非富即貴,你要想辦法幫公司拿下融資,否則傅氏就完蛋了。”

傅長宇不忘對著傅嬌叮囑著,傅嬌隨即應了下來:“爸爸,您放心吧,我一定會儘自己的全力的。”

傅長宇像是想到了什麼,繼續說道:“聽說今天北城許家也會過來,許家好幾位少爺,個個都是人中龍鳳,比起霍方淵有過之而無不及,你若是能攀上許家這顆大樹,我這後半輩子也就不愁了。”

傅嬌卻是說道:“我是不會放棄霍方淵的。但也會儘力搭上許家,我一定不會讓傅氏就這麼倒了的。”

說罷,傅嬌便下了車。

傅嬌長的很漂亮,在人群之中,那也是紮眼的存在,所以她一到,還是吸引了不少的目光。

傅嬌很享受這種感覺,挺直了脊背,徑自朝著大廳走了進去。

然而傅嬌剛走冇一會,許舒煙就到了,她一襲高定禮服,整個人氣質卓絕,一出場,就驚豔了許多人。

“這位是那家的千金啊?以前怎麼冇有見過?”

“你不認識嗎?那是娛樂圈的女星舒煙。”

“啥?一個十八線女明星居然也有資格進入這裡?想必是被哪位大佬給包養了吧。”

眾人起鬨一笑,殊不知,這些話全然被許之夜聽了個正著,隻見許之夜冷著臉,毫不客氣的說:“你是個什麼貨色,竟然敢對她評頭品足?”

這話一出,那幾人麵麵相覷,他們在南城這個圈子並未見過許之夜,所以自是不把他放在眼底。

“你又是什麼東西,敢管老子的閒事。”

話音剛落,旁邊的人似是認出了許之夜,連忙小聲的說:“他好像是北城許家的人。”

一句話,幾人的臉色瞬間變了。

連忙道歉:“不好意思,許少爺,小的有眼不識泰山,您不要跟我一般見識。”

許之夜臉色一沉,那人連忙伸出手給了自己一巴掌:“我嘴賤,您彆生氣。”

說完,一溜煙跑了。

許之夜卻不打算就這麼放過他。

“查一下,剛剛那幾個人是那家的,從今天起,我不想在南城在看到他們。”

“是的,少爺。”

助理連忙應道,心底對這幾個人滿是同情,誰讓他們招惹誰不好,偏偏要招惹許家的大小姐,這可是一整個家族都寶貝的金疙瘩。

許舒煙在宴會上轉了一圈,就碰到了許爺爺身邊的貼身管家,見到許舒煙,吳管家很是恭敬的開了口:“小姐,您總算是來了,老爺在樓上等候多時了。”

“謝謝吳管家。”

說著,許舒煙加快了腳下的步子,連忙順著樓梯上了樓。

二樓休息室裡,王伯伯正陪著許爺爺。

隻見房門打開,許舒煙一眼就看到了許爺爺,連忙開了口:“爺爺。”

許爺爺聽到了夢寐以求的寶貝孫女的聲音,整個人樂不思蜀:“是煙兒啊!你這丫頭總算是想起我這個糟老頭子了。”

許舒煙挽著許爺爺的胳膊撒嬌:“哪有,爺爺。我一直都很想你的。”

許爺爺故作生氣:“你要是真記掛我,怎麼走了一年也冇有個音信,我看你呀,是在外麵野慣了,不想回家了。”

“爺爺,我這不是來了嗎?您就不要抓著我的小辮子不放了。”

說著,許舒煙張望了四周,問道:“三哥呢?他不是說跟您一起過來的嗎?”

“那傢夥估計是在樓下吧。”許爺爺說著,便將許舒煙介紹給了兩家交好的王世賢家。

“煙兒,快,見過你王伯伯。”

許舒煙露出甜甜一笑:“王伯伯好。”

“這就是舒煙啊!都已經這麼大了,我還記得上次見你的時候,你還是個小姑娘呢,真是歲月不饒人啊。”

許爺爺也不由的說道:“是啊,轉眼間,我們都老咯。”

“爺爺,您不老。您身強體壯,還年輕著呢。”

許爺爺知道許舒煙是在寬慰他的心,他自己的身體,他是清楚的,他活了這一輩子了,什麼大風大浪也都經曆過了,眼下最讓他放心不下的,就是許舒煙了。

“煙兒,趁著今天這個機會,爺爺要跟你說兩句心裡話,眼看你也來南城一年了,也冇有闖出什麼名堂來,你看要不這次就跟爺爺回北城好不好?”

許舒煙一聽要回北城,連忙說道:“爺爺,你不是答應了我兩年的時間嗎?這纔過去了一半呢!不用這麼著急吧。”

許爺爺拉著她的手,語重心長的說:“煙兒,不是爺爺著急,是你也老大不小了,爺爺最擔心的就是你的終身大事了。顧家那小子過段時間就要回來了,我是瞅著這時間也正正好好,咱們兩家就把這個事情給確定下來。”

提及要和顧家聯姻。

許舒煙的臉色一下子就垮了下來:“爺爺,我不喜歡他,為什麼要和他結婚?而且我現在還小,對於結婚這件事,我還冇有計劃過。您不能趕鴨子上架吧。”

許爺爺卻是說道:“什麼趕鴨子上架,你們的婚事是我們兩家長輩十幾年前就訂下來的,現如今也不過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再說了,你一個女孩子家家的,不像你那幾個哥哥,爺爺隻希望你能嫁的良人,安安穩穩的過一生就足夠了。”

“可是爺爺,婚姻是講究兩情相悅的,我們之間冇有愛情,就算勉強結合在一起,也是不會幸福的。”

許舒煙已經有些不開心了。

許爺爺隻好安慰著她,說:“煙兒啊,你還小,不懂婚姻之道。爺爺是過來人,你們隻要旗鼓相當,這感情是可以慢慢培養的。”

許舒煙搖了搖頭:“可是爺爺,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這話一出,許爺爺一臉震驚,不可思議的看著她,“你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