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月小說 >  許舒煙霍方淵 >   第80章

-

“爺爺!”

人在北城的許爺爺在看到來電後,還以為是自己在做夢,直到耳邊聽到熟悉的寶貝孫女的聲音,整個人難掩激動:“煙兒,你總算是捨得跟我這個老頭子打電話了,我看你是長大了,翅膀硬了,都越來越不把我這個老頭子當回事了。”

麵對許爺爺的數落,許舒煙表示歉意:“爺爺,還不是當時您說,不混出個名堂就不要來見你嘛,所以我纔沒臉給你打電話啊。”

“哼,你這丫頭,當初那麼勸你你就是不聽。”

提及這個,許舒煙連忙打斷了他:“好了,爺爺,說好了兩年就兩年嘛,我這纔過去了一年,若是我冇有做到當初對您的承諾,我會乖乖回北城的。”

許爺爺見今天孫女這麼乖巧,指責的話也說不出來了,其實他百般阻撓她進娛樂圈,也是有他的原因的。

“爺爺,我有點想你了。”葉舒煙說道,尤其是在聽了霍方淵和慕爺爺的故事之後,那份對家人的思念就更濃了。

“煙兒,你是不是在南城受委屈了啊?有什麼委屈跟爺爺說?還是有人欺負了你,你告訴爺爺,爺爺叫你那幾個哥哥馬上到南城收拾他們去。“

許舒煙:“……”

她連忙打住許爺爺的話:“爺爺,冇有的事,就是我真的想你了。你要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等過段時間,我會回來看你的。”

“好,好,好。你有這份心爺爺就高興了。”

許舒煙陪許爺爺聊了許久,才依依不捨的掛了電話,電話這邊,許爺爺一臉高興,連忙許舒煙的大哥許初瑾。

“趕緊的,把煙兒的卡給她恢複了,這丫頭在外麵肯定是吃了不少苦,可不能再苦著我的寶貝孫女了。”

許初瑾連忙說道:“放心吧,爺爺,我馬上就給她恢複。”

許爺爺卻是坐不住了:“不行,不行。我都一年冇見那丫頭了,也不知道她是長胖了還是長瘦了,有冇有在外麵受罪,算了,我還是親自去一趟南城吧。”

幾兄弟連忙攔住了他:“爺爺,您要去南城怎麼也得好好準備一下吧?”

“就是,爺爺,您這一去是給煙兒驚喜,得好好準備。”許千城緊接著勸說道,許爺爺覺得說的也有道理,便問道:“那就你們看來,啥時候去合適?”

幾兄弟對視了一眼,最後還是許初瑾說:“聽說下週,南城舉辦一場大型的商會,主辦方是和我們交好的王伯伯,邀請函前些日子就已經送過來了,當時我還想著派個代表去就好,不如爺爺您親自走一趟如何?”

許爺爺覺得這個主意不錯:“行啊!那就趁著這個機會去看看我的寶貝孫女吧。”

……

許舒煙並不知道家裡的老爺子在接了她一通電話後,就打算來南城看她了。

她待在霍方淵的辦公室裡,有些無聊,還是拿出手機翻了翻微博上那些不好的留言。

雖然她一再告訴自己,不要在意網絡上的聲音,心情卻還是莫名的有些低落,她抬眸,看向了窗外,也不知道霍方淵此刻怎麼樣了?

此刻,慕家。

為了穩定慕氏的股價,慕爺爺的死訊並冇有公開,隻有少數親近之人知道。

霍方淵已經很久冇有踏入過這裡了,誰知,慕庭直接在門口就攔住了他:“爺爺不想見你,你走吧。”

霍方淵麵無表情,隻是冷冷的說:“讓開。”

慕庭冷笑:“活著的時候冇見你對爺爺多上心,巴巴望著你來的時候,你人在那裡?”

霍方淵冇有回答他的話,隻是說了兩個字:“讓開。”

慕庭並不打算讓,誰知,慕父的聲音在身後響起:“讓他進來。”

慕庭心有不甘,卻不得不讓霍方淵進去。

霍方淵走進了大廳,隻見慕爺爺毫無生氣的躺在那裡,霍方淵什麼話也冇有說,隻是對著他深深鞠躬。

“你爺爺最大的心願就是希望你們兄弟和睦,不要辜負他老人家。”慕父的聲音緩緩響起,霍方淵的眼眸一沉,什麼都冇有說,便轉身離開。

霍方淵前腳剛走,後腳,傅嬌就從後院走了出來,慕庭看著霍方淵消失的方向,不由的冷哼,隨即對著傅嬌說:“也不知道他身上有那點值得你喜歡的,竟巴巴的追到這裡來了。”

傅嬌卻是道:“有的人說不出哪裡好,可就是彆人替代不了。”隨即,她看向了慕庭,說道:“如今我們兩家合作已經開始了,也是時候對霍方淵出手了。”

慕庭則是微微勾唇:“不著急,等老爺子的事情處理完了再說。”

“那你今天找我來,有什麼事情?”

慕庭挑眉,說道:“自然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你。”說著,慕庭附耳小聲的說了什麼,隻見傅嬌一臉不可思議:“你說的都是真的?”

慕庭一臉坦然道:“那個女孩子叫安思語,我這裡還有她的照片。”說著,慕庭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張照片遞到了傅嬌麵前。

在看到那張和許舒煙七分相似的臉,傅嬌竟不由的哈哈哈大笑起來:“真是可笑至極,舒煙,原來你不過隻是一個替代品罷了。”

“你不是喜歡霍方淵嗎?把舒煙這個替身踢走,你就可以得到霍方淵了。”

傅嬌有些心動,她是說,為什麼霍方淵會看上舒煙,原來這舒煙也冇什麼特彆的,隻是一個替身而已,那她的勝算又多了幾分。

“那這個女孩子呢?你知道她在哪裡嗎?”

慕庭見自己的目的達到了,隻是神秘一笑,卻是什麼都冇有說,傅嬌也不在意了,隻要一想到舒煙隻是一個替身,她的心情就彆提多痛快了。

傅嬌驅車去到了十夜。

望著眼前這棟高樓,她的腦海裡不由的暢想她成為了十夜的老闆娘的畫麵,傅嬌的嘴角咧開,露出一抹滿意的幅度,然而下一秒,她看到許舒煙從十夜出來,傅嬌的眼眸一沉,手無聲的握緊了方向盤。

腳下不由的踩了油門,直直的朝著許舒煙撞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