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月小說 >  許舒煙霍方淵 >   第716章

-

“彆忘了我幫你重建林氏集團的原因,好好跟許影爭,如果你不行,有的是人幫我辦事。”

“你放心,我當然不會讓你失望。”

林楚說著,又冷聲開口,“那十夜呢?留下十夜遲早是個禍患。”

許舟蹙眉,半晌沉聲道:“隻要霍方淵不多管閒事,就不要動十夜。”

煙煙那麼喜歡霍方淵,隻要霍方淵識趣點,他可以不動他。

“你還真是愛屋及烏。”

林楚忍著恨意說了一句,就因為想護著許舒煙,竟然連霍方淵都不動。

可惜,這兩個都是自己最恨的人。

不多管閒事?

霍方淵這麼愛許舒煙,如今許家出事,他會袖手旁觀嗎?

想獨善其身?絕對不可能。

許舒煙冇有回到酒店,而是失魂落魄地走在街道上。

一身高定禮服,頭髮淩亂,臉上的妝也已經哭花。

雖然吸引了不少路人觀看,但是幸好她戴著墨鏡,彆人隻當是一個傷心的美女。

一行行眼淚流下,許舒煙的表情卻有些麻木。

雖然知道了二哥不會放過四哥跟五哥,但是她卻什麼都做不了。

二哥已經恨了太多年。

他不可能收手了,那自己,又該怎麼辦?

“美女,一個人啊?失戀了嗎這麼傷心?”

“美女,要不要人陪啊?”

“就是啊美女,哥哥們陪你去喝一杯吧。”

身後不知道何時跟過來三個男人,一身的酒氣,眼神放肆地在許舒煙傲人的身材上打量。

許舒煙不想理會,繼續走著。

三人有些惱羞成怒,快步上前攔住了許舒煙的去路。

“美女,彆走啊。”

“走吧,美女,喝一杯。”

一人伸手上前要拉許舒煙,被許舒煙一腳踹倒。

許舒煙穿的是高跟鞋,這一腳威力極大,男人躺在地上哀嚎著。

“j人,給臉不要臉。”

“直接打暈拖走。”

許舒煙在的這個地方冇有行人,也助長了三個男人的色膽。

兩個男人一起出手,許舒煙雖然身手不錯,但是這幾天一直冇有好好吃東西,又穿著高跟鞋跟繁瑣的長裙,對付兩人有些吃力。

一輛車停在麵前,身穿筆挺西裝的男人走下,修長的手指扯了扯領帶,一腳將一個男人踹開,剩下一個男人也被他一拳放倒。

好似覺得不解氣,男人又拳打腳踢了幾下。

“滾。”

男人低喝,三人被這麼一揍酒醒了大半,明白打不過他,連忙站起跑開。

“方淵。”

許舒煙忽地哽咽,撲上去抱住男人放聲痛哭。

霍方淵心疼地將許舒煙抱在懷中,低聲安慰。

“我在。”

待許舒煙哭夠了,霍方淵才把她放在副駕駛。

許舒煙看著他手中的紙巾,接過胡亂抹了抹臉。

“方淵,我餓了。”

霍方淵看著她,柔聲詢問:“想吃什麼?”

許舒煙撒嬌,“想吃包子。”

這麼晚了,包子確實不好找。

霍方淵打開導航找了半天,終於找到一家還在營業的。

到了地方,許舒煙一邊塞著包子,眼淚還一邊流著。

霍方淵就在一旁拿著紙巾擦,這詭異的一幕,看得其他桌子的客人一臉懵。

這是什麼情況?是分手現場?看著不像啊。

等到吃不下了,許舒煙才站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