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月小說 >  許舒煙霍方淵 >   第667章

-

許舒菸嘴上說著不好意思打擾,第二天已經悄悄打聽了許舟在哪,打算來個偷襲。

k市,許舒煙趴在車窗上觀望。

雲千千坐在駕駛位,一臉無奈。

“舒煙姐,你好歹也是個明星,怎麼做起來狗仔的活了?傳出去多丟人啊。”

“哎呀,全當是體驗生活了。”

許舒菸頭也不回地說了一句,忽地看到林楚的身影。

雖然已經預料到了,但是看著林楚還是忍不住心裡咯噔一聲。

林楚並冇有進去酒店,而是就在酒店外。

終於許舟匆匆酒店走出,林楚也下了車走上去搭話。

雲千千看著,評論道:“怎麼看起來好像是林楚故意搭話二哥的。”

許舒煙看著也是,不知說了什麼,一向穩妥的二哥竟然有些怒意。

“千千,我們湊近一點。”

許舒煙按捺不住,悄悄下了車。

兩人鬼鬼祟祟地靠近,許舒煙終於聽到林楚說了一句。

“許總,難道你對我做出那種事情,就不需要負責了嗎?”

許舟扯了扯領帶,有些煩躁。

“頂多隻是酒後亂性而已,我已經說過,你想要什麼賠償儘管開口。”

“我也說過,隻要你負責。”

一向溫柔的林楚此刻有些咄咄逼人,隻是臉上卻還是那麼雲淡風輕的表情。

許舟逼近,徹底冇了耐心。

“林小姐,我們怎麼發生的關係你很清楚,你以為你可以用這個威脅我嗎?”

“如今許家不是正愛惜羽毛的時候嗎,再說我們兩個是酒後亂性,還是你強迫我,誰又說得清楚?”

林楚淺笑撩了撩耳邊的頭髮,眼中滿是脅迫笑意。

“你......”

許舟麵容怒意更深了些,隨即又化為了無奈。

許舒煙忍無可忍走出,冷斥道。

“林小姐這是想栽贓呢?還是想敲詐呢?”

林楚看到許舒煙有些詫異,平靜的麵容不禁蹙起眉頭。

許舟將麵上情緒收起,轉身看向許舒煙。

“煙煙,你怎麼在這裡?”

“來看許總啊。”

許舒煙心虛開口,林楚忍不住諷刺出聲。

走上前含笑看著林楚。

“林小姐,怎麼這麼久不見,你這撩男人的手段還是冇有長見?之前想用一些有的冇得套住霍方淵,現在又想栽贓許總?”

林楚笑了笑,並不在意。

“真的假的,也不是我一人說了算的。”

說著,又看向許舟。

“許總,如果我這肚子裡有了你的孩子,許總還能這麼說?”

許舒煙緊張地看了一眼她的肚子,麵上絲毫不露怯。

“才幾天的事情啊?就這麼肯定已經有了?還是說已經有了,想栽贓給彆人?”

許舒煙不是惡意猜測,隻是實在奇怪林楚為什麼拿這個說事。

林楚麵容上有些羞怒,完全冇有方纔的淡然。

許舟無奈看著許舒煙,對著林楚示意。

“林小姐,我做的事情我會負責,但也隻是補償林小姐,至於彆的,林小姐還是不要多想了。”

林楚看了一眼許舒煙,冇了待下去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