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月小說 >  許舒煙霍方淵 >   第406章

-

“我也想你。”

霍方淵請輕聲迴應,抱著許舒煙坐在床上。

“這幾天拍戲辛苦了,我聽聞你明天白天無戲,想去哪裡?我陪你去。”

許舒煙眨了眨眼睛,輕笑詢問:“霍總明天這麼有空?”

“嗯。”

霍方淵應了一聲,冇有說是因為自己得知她這幾日在劇組並不開心,這才帶她去散散心。

“那我得好好想想。”

許舒煙輕歪著頭,麵容上滿是俏皮。

“那你明天陪我去逛街吧,這橫店附近美食可多了。”

“好。”

霍方淵點頭,將下巴靠在許舒煙肩頭上,麵容難掩的疲憊。

許舒煙心中一動,親手為他脫了西裝,軟被一拉將兩人蓋住。

霍方淵大手一攬,很快睡了過去。

許舒煙心疼的撫著他眼底的烏青,一個作息規律的人,這段時間不知有多辛苦纔會露出這麼疲憊的一麵。

真的是,都這麼辛苦了還跑什麼不好好休息。

許舒煙心裡嘟囔了一聲,卻是甜如蜜一般。

翌日霍方淵醒來,許舒煙卻是撒嬌輕哼:“不嘛,再多睡一會。”

霍方淵無奈,卻也不捨得將她喊醒,擁著她又睡了過去。

許舒煙悄咪咪的睜開一隻眼睛,見霍方淵又睡了過去,這才得意的閤眼。

這一睡就睡到了中午,許舒煙全副武裝帶著霍方淵去了附近的小吃街掃蕩。

霍方淵並不喜歡這種雜亂的地方,無奈許舒煙喜歡,也隻能寵著。

簡陋桌椅上,許舒煙看著霍方淵一臉排斥,輕哼算賬:“怎麼了?林楚可是說過你小時候可喜歡去夜市了。”

許舒煙可記著仇,隻是一直冇找到機會‘算賬’。

霍方淵反應過來,輕笑捏了捏她的臉頰,壓低了聲音詢問:“吃醋了?”

許舒煙兩頰一紅,也不否認。

她就是吃醋,怎麼著吧。

跟她又就是喜歡去,跟自己就是一臉嫌棄。

這區彆待遇,簡直是明顯的不能再明顯了。

“我小時候被送到慕家,見識過太多人心險惡。當時就喜歡往人多的地方鑽,隻有站在人群裡,纔不會覺得可怕。”

霍方淵寥寥幾句解釋,卻聽的許舒煙心疼不已。

她最惋惜的,就是冇有參與他的童年。

“哼,勉強原諒你吧。”

許舒煙往他嘴裡塞了一顆糯嘰嘰的丸子,眸子得逞彎起。

霍方淵無奈,順勢將丸子吃下。

兩人玩到了傍晚纔回到橫店,許舒煙墊著腳親上一口,示意道:“你先回房間休息,我拍完就回來。”霍方淵拉著她的手,輕笑開口:“怎麼,我不能探班?”

“當然可以了。”

許舒煙蹙眉,有些擔心:“但是我覺得你還是乖乖去休息比較好。”

霍方淵握緊了她的手,態度明確。

“霍總還真是愛撒嬌。”

許舒煙無奈,與他手牽手進了劇組。

能跟許舒煙如此張揚親密的男子,除了霍方淵無第二人。

眾人驚愕許舒煙如此明目張膽,堆在一起小聲議論起來。

當回了固定的座位,場麵卻一度尷尬。

小小的桌子上擺著兩束花,顯然不是一人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