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月小說 >  許舒煙霍方淵 >   第311章

-

正看的起勁,張媽端著果汁走來:“舒小姐,陸先生已經來了,霍先生正在下麵招待呢。”

“這麼早來了?知道了。”

看來那個手機真有十分重要的資訊,纔會讓陸與寒這麼緊張。

許舒煙想了想,撥通了謝甜的的電話。

“甜甜,在哪呢?”

“去你家的路上啊。”謝甜回話。

“準備好了嗎?”

許舒煙一語雙關,陸與寒跟霍方淵都不是好對付的人,冇有那麼輕易糊弄。

“放心吧,萬無一失,十分鐘到,記得出來接我。”

說完,就把電話給掛了。

許舒煙也起身換了件衣服,拿過手機就下了樓。

陸與寒一見到許舒煙就站了起來,有些迫切詢問:“嫂子,人到哪了?”

天知道他一早都來了,可是卻被霍方淵一句不能打擾許舒煙休息就給打發到現在。

“馬上就到了,我去接她。”

許舒煙笑著點頭,抬步走出大門。

剛到門口,就見一輛國產神車小麪包一騎絕塵而來,玩了個漂移停在了門口。

謝甜從車上走下,身穿牛仔揹帶褲,腳踩帆布鞋,嘴裡還嚼著口香糖。

許舒煙哭笑不得看著她:“你這是什麼打扮?”

“工人的打扮。”

謝甜朝她拋了個媚眼,還不忘轉了一圈:“怎麼樣,好看嗎?”

許舒煙點頭:“帥呆了,走吧。”

謝甜雙手插兜跟著許舒煙進了彆墅,還感慨一句:“這彆墅,一看就是有錢人住的地方。”

許舒煙在心裡默默翻了個白眼,挺能裝的,她的積蓄現在怕是買幾十個都綽綽有餘。

陸與寒看向謝甜,走過來伸出了手:“好久不見,謝小姐。”

謝甜蹙眉,一把將許舒煙拉到身前:“煙煙,你男人訂婚的當天,他把我拉到了女廁所想要非禮我。”

此話一出,霍方淵跟許舒煙都愣在了當場。

這是什麼發展?

陸與寒蹙眉,廢話不多說,直接開口:“碰巧的是,在廁所的天花板上找到了我的手機,還有一套服務生的衣服。謝小姐不解釋解釋嗎?”

“我解釋什麼?”

謝甜一臉怪異,心中卻是後悔冇有早點把證據收回。

陸與寒逼問:“解釋你跟T有什麼關係,還是說你就是T”

“什麼T?我還Y呢!煙煙,這人是不是有什麼毛病啊?”謝甜指著陸與寒問許舒煙。

許舒煙正意外陸與寒怎麼懷疑謝甜就是T,見她將問題拋給自己當即笑道:“陸先生,這件事情是不是有什麼誤會,T是什麼?”

“T是黑道上赫赫有名的特工。”

陸與寒解釋著,卻是盯著謝甜不放。

“特工?黑道?你是看小說看多了吧?”

謝甜癟了癟嘴,一屁股坐在沙發上。

“你可不要為難我姐妹。”

許舒煙坐在一側撐腰,還警告的看了一眼霍方淵。

霍方淵無奈,隻能解釋:“與寒是小心眼了些,誤會解除了就好了。”

但是他既然懷疑上了謝甜,說明這個謝甜確實有問題。

陸與寒並不吃這一套,繼續逼問謝甜:“謝小姐,我問一句你答一句。不知謝小姐是哪裡人?”

“南城人。”

“做什麼的?”

“工地搬磚的。”

“是嗎?那怎麼能出現訂婚宴上,能去訂婚宴的可都是非富即貴,謝小姐做工地的哪裡來的請帖。”

“我是張政的姘頭,他給我的。”

“......”陸與寒。

“......”許舒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