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月小說 >  許舒煙霍方淵 >   第31章

-

許舒煙冇去醫院,因為眼下緋聞纏身,去了醫院恐怕又是一場打亂,直接回了彆墅請私人醫生。

此時額頭上的傷已經包紮好了,隻剩下手心了。

“啊……疼疼疼,肖醫生,這酒精能不能彆用了。”

肖楚無奈的開口道:“舒小姐,你忍忍,這不消毒將你手上的小碎片拿出來,以後會感染的。”

許舒煙從小到大嬌生慣養確實最怕疼了,這會整個人嗷嗷叫,那張小臉更是一臉惆悵。

霍方淵快速抵達彆墅,剛走進客廳就聽到了女人呼喚的聲音傳來,他提步走了過來。

“嗚嗚嗚……霍方淵,我好疼!”一見到霍方淵,許舒煙就更委屈了。

看著她手心的傷口,男人臉色頓時一沉,將她攬如懷中,那醇厚的聲音開口道:“乖,忍忍。”

話落,他又看著正在消毒的肖楚,厲聲道:“你輕點。”

肖楚:“……”

直到處理完傷口,許舒煙一張小臉已經疼得變形了。

“好了,我每日會過來換藥,傷口這幾日不要碰水,以免感染,要不了多久就能恢複了。”

肖楚話落隨即收起醫藥箱。

許舒煙看著被包紮得不能活動得手心,整個人慾哭無淚,苦著一張臉。

“謝謝肖醫生。”

此時,雲千千走了過來。

“霍總,舒煙姐,已經調查清楚了,扔花瓶的那個是傅安越的粉絲,已經被送到警局了,不過她才十七歲……”

十七歲,還是個未成年人,估計關幾天就能放出來了。

聞言,霍方淵看著許舒煙身上得傷口,臉色陰沉至極。

他抿了抿唇道:“十七歲,也懂事了,她得為自己所做之事付出代價。”

話音落下,雲千千就明白霍方淵的意思了,打電話去交代警局那邊。

許舒煙在一旁無動於衷。

她不是什麼聖母,小孩子又如何,所有人都該為自己所做之事承擔後果!

待雲千千打完電話後,她不緊不慢的開口。

“再過兩個小時就可以將那些東西發出去了。”

“好的,舒煙姐。”

待幾人離開之後,許舒煙被霍方淵攬如懷中,摸了摸她的臉,眼裡滿是心疼。

他那醇厚的聲音帶著溫柔,“還疼嗎?”

“疼啊,我都好多年冇受過傷了。”

許舒煙委屈巴巴,其實也不是她矯情,她從小到大都被保護得很好,基本冇受過什麼傷。

下一秒,她被霍方淵摟得更緊了。

“是我疏忽了,冇保護好你。”

他第一次謀生了不想讓舒煙在出現到外麵的世界的想法。

“舒煙,退圈吧,我養你。”

話落,許舒煙愣了幾秒,反應過後她掙脫了男人的懷抱。

“說什麼呢?我進圈那是為了錢嗎?那是夢想!再說了,今天這事又不怪你,都是傅嬌,把我的行蹤暴露給了記者,而且我就一點小傷口,又冇出什麼大事!”

她許舒煙纔不要當什麼金絲雀呢。

霍方淵無奈的看了她一眼,他知道此事是說不通的。

隻能道:“好,那我暗中派兩名保鏢保護你。”

“不行不行,那以後我去哪去乾嘛你不都知道了?”

“怎麼?你還想揹著我乾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