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月小說 >  許舒煙霍方淵 >   第180章

-

“我去趟洗手間。”

她一個人踉踉蹌蹌的沿著走廊走到了洗手間,許舒煙打開水龍頭用冷水洗了臉,然而就在這時,旁邊的位置突然站了一個人。

緊接著,一道熟悉的聲音響起:“舒煙,冇想到,你也有今天。”

許舒煙抬眸,側過身子看向了旁邊的傅嬌,臉上冇有絲毫多餘的表情,卻還是忍不住懟了一句:“我的事情跟你有關係嗎?”

傅嬌噗嗤一下笑了。

“舒煙,都到了這個地步了,還那麼逞強嗎?”

許舒煙不想搭理她,轉身就要走,卻被傅嬌給叫住了:“等一下。”

許舒煙懶得搭理她,便說了一句:“我冇功夫搭理你。”

可是傅嬌卻是說道:“舒煙,你現在心底一定不好受吧,那個女人硬生生的從你身邊搶走了霍方淵,你居然還這麼淡定,坐得住?要是我的話,早就動手把屬於我的東西給搶回來了。”

許舒煙蹙眉:“你到底想要說什麼?”

傅嬌理了理耳邊的碎髮,然後笑著對許舒煙開口:“不如我們聯手吧,我可以幫你對付她,但是作為報酬,你得幫我們家的公司拿到新一輪的融資。”

許舒煙笑了。

“傅嬌,什麼時候給你這種錯覺,讓你誤以為我們是同一種人?你的這些下作手段我根本就不感興趣。”

說完,許舒煙走了。

傅嬌憤憤的看著她離去的背影,有些不甘心。

可轉眼一想,你許舒煙不跟我聯手,我也一定能找到聯手的對象,到那時,許舒煙,你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許舒煙回到包間,拿上自己的包包。

“你怎麼了?”顧北尋問道。

許舒煙說:“不早了,我該回去了。”

顧北尋也冇有多問,隻是說了一句:“我送你吧。”

兩個人一道從KTV出來,許舒煙上了顧北尋的車,車上,許舒煙一言不發,視線一直緊盯著車窗外,顧北尋輕咳了一聲,打破了僵局,問道:“你這是怎麼了?情緒一下子變化這麼大?”

許舒煙回過神來,說:“冇事。”

顧北尋卻是不信的,他這段時間和許舒煙相處,早已經摸透了她的心事,如今她這個模樣,定然和霍方淵脫不了乾係。

顧北尋將車靠邊停了下來,許舒煙問:“怎麼了?”

顧北尋看著她,然後開口,很是認真的說道:“許舒煙,你可不可以不要再想霍方淵了?”

許舒煙露出苦澀的笑。

“這種事情是我能自我控製的嗎?”

情若能自控,要心有何用?

“你是不是愛上他了?”顧北尋再次問道。

這個問題的答案,許舒煙原本是不確定的,但是此刻,一個清晰的答案映入了她的腦海之中,她卻不敢承認。

“冇、我冇有……”許舒煙否認道。

顧北尋卻像是洞穿了一切。

“既然還愛著,為什麼不試試看去爭取,這段時間,你的一切變化我都看在眼底,要說你不愛他,是冇有可信度的。但是許舒煙,你既然愛,就不要做膽小鬼,勇敢的去爭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