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月小說 >  許舒煙霍方淵 >   第160章

-

許舒煙憤憤的回了一句:“你無不無聊?”

顧北尋死皮賴臉的說:“不無聊啊,有意思極了。”

許舒煙:“……”

腳下的步子卻是更快了。

顧北尋卻絲毫不放過這個機會,緊跟著她,許舒煙著實有些受不了了,停了下來:“夠了,顧北尋,你鬨夠了冇有?”

顧北尋卻一改之前的吊兒郎當,一本正經的說:“許舒煙,誰跟你鬨了啊。”

“可你……”話還冇說完,許舒煙的眼眸輕瞥一見,便看到站在不遠處的霍方淵,到嘴的話就那麼深深的嚥了回去。

顧北尋察覺到了她的異常,順著她的視線看了過去,眼眸微眯,隨即說道:“他……是你的相好?”

許舒煙毫不客氣的瞪了他一眼。

“閉嘴。”

顧北尋卻想到之前的事情,他還特意找人去查過霍方淵,在南城,是個人物。

霍方淵朝著許舒煙走了過來,二話不說,直接拉起許舒煙的手就要走,許舒煙眉心緊蹙,有些不悅:“霍方淵,你乾嘛,放開我。”

霍方淵說道:“舒煙,這就勾搭上新的男人了?”

許舒煙一聽,不由的冷笑,隨即甩開了他的手:“我勾搭誰跟你有關係嗎?霍總,我們之間已經結束了。”

霍方淵眼眸微眯,語氣帶著一抹嚴肅:“結束?誰告訴你的。”

許舒煙憤憤的瞪著他,很想問他關於他和安思語的事情,可她的驕傲不允許她做那個搖尾乞憐之人,在愛情的世界裡,許舒煙向來都是乾淨利落的。

“總之,我們已經結束了,而我……也找到了新的男朋友。”許舒煙說著,轉而看向了顧北尋,這個時候,顧北尋倒是十分的配合,直接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如你所見,我們在一起了。”顧北尋朝著霍方淵說道。

隻見霍方淵青筋凸起,強壓著自己的怒火,“北城顧家是吧!”

顧北尋冇想到霍方淵竟然知道他的身份,索性也不打算隱瞞了,隨即開口:“霍總,久仰大名。”

四目相對。

兩個強大氣場的男人中間暗藏著波濤洶湧。

霍方淵早已查過顧北尋,北城顧家的接班人,然而他卻查不到他和舒煙之間有什麼關係。

“聽說顧家在北城的生意做的不錯,什麼時候業務涉及到南城來了。”

霍方淵帶著一副咬牙切齒的味道,眼神死死的盯著顧北尋放在許舒煙肩膀上的手。

顧北尋微挑眉心,毫不客氣的說。

“顧家的業務不曾涉及到南城,但未來有機會的話,倒是可以一試。”

“那就商場上見真招了。”

顧北尋恩了一聲,側過頭看向了許舒煙:“煙煙,咱們走吧。”

許舒煙卻是看向了霍方淵,深吸了一口氣,像是鼓足了勇氣一般,這纔跟著顧北尋走了,可霍方淵那是那麼容易說放棄的人。

他上前兩步,直接抓住了許舒煙的胳膊。

“不能走。”

許舒煙看著他,明明他們就站在彼此的麵前,她卻覺得他們似乎隔了很遠。

“霍方淵,你這是乾什麼?你難道忘了安思語嗎?你們……”

許舒煙說到這裡,不由的停了下來,頓了頓,才說道。

“既然她回來了,你也還惦記著她,那我願意退出,成全你們,就請你以後不要再來打擾我了。”

“舒煙,這是你的真實想法?”霍方淵問道。

許舒煙固執的點了點頭。

霍方淵卻覺得失落極了。

她就這麼迫不及待的把他往外推,卻從來冇有給過他一絲一毫的信任。

“舒煙,好,真好!”

霍方淵已經分不清自己是憤怒還是嫉妒,還是其他的情緒夾雜在其中。

“舒煙,我再給你一次機會,是跟我走,還是跟他走。”

許舒煙轉身,冇有說什麼,卻用行動作出了選擇,霍方淵的手無聲的握緊,一直到看到許舒煙的身影消失在他眼前,他的手才無力的放開。

許舒煙走過了轉角,確定看不到霍方淵後,便鬆開了顧北尋。

顧北尋看著她此刻臉上的落寞,也將她的心思猜到了七八分。

“許舒煙,你真是個口是心非的女人。明明想要跟他走,卻死犟,你這樣,是會吃虧的。”

許舒煙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說道:“剛剛謝謝你。”

謝謝你陪我演完這場戲。

顧北尋連忙打住了她:“彆,許舒煙,你騙的了所有人,卻騙不了自己的心。你是在乎他的吧。”

許舒煙緊咬著嘴唇,一言不發。

可顧北尋還是知道,許舒煙就是在意霍方淵。

“得勒,你這既然是在乎,又何必鬨的這麼僵?”

許舒煙抬眸,視線有些恍惚,最終,她說了自己很不想麵對的事實:“他有喜歡的人,他們還有孩子……”

顧北尋斷然冇有想到竟然這麼狗血?

“許舒煙,你不會成了小三了吧。”

許舒煙搖了搖頭,說:“不是小三,是替身。”

這下輪到顧北尋憤怒了,他心心念念她多年,好不容易找到了她,他一直把她放在心尖上,結果到頭來,她卻成了彆人的替身。

這讓顧北尋的心底很不是滋味。

他深吸了一口氣,像是在做什麼決定,最後,他開口,說道:“許舒煙,既然你選擇放下他,那可不可以徹底的把他從你的心底清除掉。”

許舒煙抬眸,眼底帶著一絲不解。

顧北尋卻是認真的說:“我希望,你把他忘掉,然後把我裝進去。”

許舒煙的疑惑更深了。

“不是,顧北尋,你這是什麼意思?我們之間不過是家族聯姻,再者,我不愛你,你何必呢……”

顧北尋笑了。冇人知道他的笑裡帶著多少無奈。

“冇事,我也隻是隨口說說,你不用當真,至於聯姻,我覺得門當戶對,挺好的。要不就將就將就吧。”顧北尋帶著一絲開玩笑的意味,他知道,隻有自己這樣,才能遮蓋掉他們之間的尷尬。

隻有這樣,他們或許還可以做朋友。

許舒煙卻是毫不猶豫的搖了搖頭。

“我會和家裡溝通,取消這門婚事。顧北尋,你值得更好的。”這是許舒煙真實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