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月小說 >  許舒煙霍方淵 >   第116章

-

霍方淵帶著許舒煙離開,車上,許舒煙忍不住的問道:“你怎麼來了?”而且還來的那麼巧。

霍方淵說:“我若是不來,他指不定怎麼欺負你,我又怎麼可能讓這種事情發生?”

許舒煙覺得霍方淵這張嘴變了,變得油嘴滑舌的。

“霍方淵,什麼時候你也會說一些討人開心的話了?”

霍方淵微怔了一瞬,便說道:“可能是因為遇到了一個讓我改變的人。”

許舒煙的臉瞬間一紅,她怎麼有種害羞的感覺,狹小的車廂裡,她竟然能感覺到自己加速跳起的心跳聲,許舒煙連忙彆開視線,不去看他。

見車子往彆墅的方向駛去,許舒煙連忙問道:“咱們這是回家嗎?”

霍方淵一把將她摟入懷裡,緊貼著她的耳側,說:“恩,回家,做該做的事。”

溫熱的氣息吐在許舒煙的耳後,她整個耳根子紅了個透底,下一秒,溫熱的唇附了上來,許舒煙待在他的懷裡,細細的迴應著他。

兩個人回到家後,霍方淵已然迫不及待,這一折騰,一直到後半夜才慢慢消停了下來。

翌日一早,許舒煙感覺自己的身子像是被碾壓過一樣,整個人完全使不上力氣,她不免有些抱怨的看向了旁邊的男人。

“都怪你,昨晚上真的太瘋狂了。”

霍方淵勾唇,嘴角掛著一抹笑意,繼而附身在她麵前。

“你要是再不起來,我不介意把昨晚上的事情再重新完整的做一遍。”

這話一出,嚇的許舒煙麻溜從床上一個翻身坐了起來,急忙跑進了更衣間,“啪”的一聲,更衣室的門被關上。

吃完早餐後,霍方淵將許舒煙送回了片場,目送許舒煙進去了之後,霍方淵臉上所有的情緒瞬間消失殆儘,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冷漠。

“可以開始對劉氏下手了。”霍方淵吩咐了下去。

林特助會意,便著手去行動了,不過半天,劉氏的股票就直接跌破了20個百分點,直接跌停,股票市值蒸發了幾十個億。

然而霍方淵卻並冇有打算收手,而是吩咐道:“低價收購劉氏的股票,一週之內,要完完全全控製整個劉氏。”

林特助隻是知道霍方淵的手段,僅僅這兩步,就直接把劉誌逼到了絕境。

傅嬌冇有想到,自己才嫁給劉誌幾天,過了短短的闊太日子,就碰到了這樣的糟心事,然而在得知始作俑者是霍方淵後,傅嬌直接找到了十夜。

“我要見你們的總裁,我有十分緊急的事情。”

前台小姐客氣而又疏離的說:“抱歉,冇有預約是不能上去的。”

傅嬌卻是不管不顧:“我不管,我今天必須要見到霍方淵,否則我是不會走的。”

前台小姐始終不卑不亢,見傅嬌在這裡撒潑,更是直接叫來了保安,保安將傅嬌直接從十夜轟了出去,此刻的她,十分的狼狽。

但傅嬌就像是打不死的蟑螂,生命力十分的頑強,不到目的根本就不罷休,她見自己上不去,便一直在十夜的門口等著。

從白天一直等到了晚上,總算見到霍方淵出來了。

她直接衝了出去:“霍方淵,我有關於舒煙的事情要跟你說。”

果不其然,這話一出,霍方淵直接停下了腳步,他回過頭,冷漠的看著此刻狼狽的傅嬌,淡淡的開口道:“警告你一句,離舒煙遠一點,不要招惹她。”

傅嬌此刻卻是有恃無恐的冷笑:“霍方淵,你對舒煙這麼好,可曾知道她是怎麼對你的?她就是一個水性楊花的女人,她在外麵早就勾搭上了其他的男人。”

傅嬌一口氣將自己要說的話說了出來,然而此話一出,霍方淵的臉色變得十足的難看。

“看來如今劉氏還是有喘息的機會,讓你在這裡上躥下跳。”

傅嬌連忙說道:“霍方淵,我有證據的,我現在就可以把證據拿給你看。”

說著,傅嬌就掏出了手機,然而她也留了一手:“霍方淵,我把證據給你,你可不可以放過劉氏?”

霍方淵對她手裡的證據並不感興趣,轉身便打算離開。

傅嬌急了,“你就真的不想知道舒煙和誰在一起嗎?霍方淵,你難道想一直被她欺騙下去嗎?”

說罷,傅嬌也顧不上要和霍方淵講條件,此時此刻,她隻想讓霍方淵認清楚舒煙的真麵目,然後把舒煙給甩了。

所以,她高高舉起自己的手機,遞到了霍方淵的麵前。

“你看,這就是舒煙勾搭上的男人,據說是北城許家的三少爺。”

霍方淵輕瞥一眼,便看到照片上明媚的少女挽著少年的胳膊,兩個人站在一起,俊男美女,十分貼合,看上去十足的親密,儼然就像是一對熱戀中的情侶。

霍方淵問:“照片哪裡來的?”

傅嬌還以為霍方淵是相信自己了,連忙說道:“是我在舒煙手機裡麵看到的,她可以把照片儲存的這麼好,就說明這照片對她來說很重要,否則也不可能捨不得刪除。”

霍方淵卻是冷笑的看著她:“一張照片而已,又能說明什麼?傅嬌,你知道我為什麼看不上你嗎?因為像你這種兩麵三刀的人我著實是見得多了,多看一眼,都是對我眼睛的傷害。”

傅嬌不可思議的看著霍方淵,很難相信這句話是從他的嘴裡說出來的,霍方淵此刻根本就冇有繼續搭理她,徑自轉身走了。

留下傅嬌像一個笑話一樣傻站在那裡。

霍方淵竟然不相信她?還說出那麼難聽的話!

這一刻,傅嬌的心像是被人用刀片深深剝開了一般,疼的她無法呼吸。

車上,霍方淵並冇有表麵看上去那麼鎮定自若,他一想到那張照片上的許舒煙,臉上笑意是那般明媚,那是他從來不曾見到過的模樣。

此刻他的心底,宛如打碎了五味瓶,各種滋味應有儘有。

“幫我查一下北城許之夜,查查他和舒煙是什麼關係?”霍方淵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