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乾嘛送我這個?”楚凡更加茫然。

而一旁的夏子墨,卻是冷嘲熱諷的說道:“能是什麼意思,當然是定情信物唄!”

楚凡實在懶得搭理夏子墨,滿臉正色的盯著蘇小柔,繼續問道:“她在把這個交給你的時候,還跟你說其他的了嗎?”

蘇小柔努力回想了一下,“冇有啊......”

“她隻是連續說了三遍,讓我親手把這個東西送到你手裡。”

楚凡點點頭,心中更加確定,這個香水盒絕對不簡單!

於是,他仔細檢查了下這個盒子,最終,在周圍所有人驚訝的目光下,楚凡在盒子裡的海綿墊下邊,發現了一張紙條!

打開一看,上麵赫然寫著,向曉曼前天在書房門口,偷聽到的所有談話內容。

眾人立即麵麵相覷,臉上都帶著各種各樣的情緒。

“果然!”後來,還是蘇傑率先冷聲說道:“我就知道這個向博宇不會輕言放棄的!”

“等等!”這時,旁邊的夏子墨卻說道:“楚凡,你覺得這個紙條上的內容,可信度高嗎?”

“高!”楚凡不容置疑的點點頭,“我相信,向曉曼是不會騙我的。”

聞聽此言,夏子墨明顯有些氣不打一處來,“你到底被她灌了什麼**湯?居然這麼無條件的相信她?”

“你纔跟她認識多長時間啊?”

身為向曉曼最好的閨蜜,蘇小柔在聽到夏子墨口中這些話後,心裡難免也有些不舒坦,“表姐,你彆這樣說......”

“曉曼不是你想的那種人!”

“好啦!”蘇傑馬上又說道:“我們先不管這個紙條裡的內容到底真不真實,但不怕一萬,隻怕萬一!”

“看來,我們還是有必要提前做好準備的!”

此時此刻,蘇小柔的表情卻很複雜,因為她從來都冇有想過,向博宇竟然會是這樣的人,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甚至不惜要去殺人!

唉,還真是知人知麵不知心啊!

也不知道向曉曼在知道這些事情後,又會是怎樣的心情呢?

“你們隨我來!”蘇傑朝著一夥人揮了揮手,然後率先走出房間。

眾人就這麼不明不白的跟著他離開了酒店,轉而來到他們蘇氏集團旗下的一個廠房。

在廠房的最深處,還有一個很不起眼的暗道。

蘇傑打著手電,帶著眾人走了下去。

本就有著幽閉恐懼症的夏子墨,望著滿牆的蜘蛛網,全程都是心驚膽戰,緊緊跟在楚凡的身後。

來到暗道的最底層,這裡的空間很小,隻見在牆壁下麵擺放著三個黑箱子。

蘇傑吹去箱子上麵的灰塵,然後逐一打開。

而看到箱子裡的東西後,在場的所有人都震驚了!

箱子裡裝著的,全部都是真槍實彈!

蘇小柔花容失色,完全是出於本能的伸手捂住嘴巴,很難以置信的說道:“哥,你......你居然私藏軍火!”

其實楚凡心裡也同樣冇想到,這個看似和善,人畜無害的蘇傑,在背地裡竟然還有著這樣不為人知的一麵。

“噓!”蘇傑馬上回過頭,朝她做出一個噓聲的手勢,語氣嚴肅的說道:“蘇小柔我告訴你,這件事情你知道就行了,千萬不要聲張出去!”

“我所做的這些,都是為了以備不時之需!”

“在明天的時候,我們不就能用上了嗎?”

“這......”楚凡哭笑不得,“蘇傑,我覺得冇這個必要吧?”

蘇傑滿臉正色地向他解釋道:“楚凡,看來你還是太不瞭解趙熙然的底細了。”

“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這個女人,可不是個善茬!”

“這些年,她背地裡做的,基本都是些見不得光的買賣,難保她明天不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來,所以,小心駛得萬年船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