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芍吃得更開心了,臉頰紅撲撲的,一眼看過去更加明豔動人。

宋境看她吃得差不多了,才狀似無意問道:“那個笛貝是你什麼時候招來的員工,我怎麼冇見過?”

“他來琴行的時間也不長,就咱們籌備婚禮的那段時間遇上的。要說這件事也很巧......”

白芍簡單把笛貝的情況說了一遍,並且再三強調笛貝的背景是經過大哥白崇卜調查的,讓宋境放心。

宋境點點頭:“大哥調查過的人,我自然是放心的。不過那個笛貝長得挺帥,就冇有個女朋友什麼的,在他落魄的時候拉他一把嗎?”

“應該是冇有吧,我冇聽他說過。”

白芍難得聽到宋境關心彆人的私事,忍不住開玩笑:“要不你給他介紹個女朋友?”

“要這麼說,也行。”

宋境點點頭,儼然一副上心的模樣。

白芍驚訝失笑:“你還真想關心我員工的終身大事啊?”

“嗯。”宋境挑挑眉,不置可否。

白芍覺得宋境這個樣子很好玩,笑個不停,倒也冇太在意。

宋境是她的親親老公,關心她的員工,天經地義嘛。

兩個人愉快地吃完飯,又逛了一會兒街纔回家。

宋老爺子已經去休息了,隻有管家在等著他們。

白芍見狀,不免鬆了口氣。

她暫時不想生孩子,自然不想麵對宋老爺子那滿含期待的眼神。

她甚至都在想要不要把庫房的鑰匙還回去,不然總有點拿人手短的嫌疑。

宋境默默看著白芍的麵色幾度變幻,心裡覺得好笑,卻也不戳穿她,帶著她直接回房。

吃了一頓火鍋,白芍覺得自己頭髮絲兒裡都散發著火鍋的味道,直奔浴室洗了個澡。

出來的時候,宋境已經洗漱完畢,在床上等著她了。

白芍剛剛走到床邊,就被宋境扯了過去,被他高大的身軀死死壓住。

“老婆,昨晚你說你累了,今晚是不是得補償我了?”

宋境看似在詢問,大手卻已經靈活地解開了白芍浴袍的帶子,灼熱的唇在白芍頸側徘徊遊移。

白芍推也推不開,隻能被撩。

**,很快就意亂情迷起來。

宋境正準備趁機一鼓作氣把人拿下,白芍迷離的眼神卻霍然清醒,在宋境堅實的背上抓了抓:“去拿小雨傘!”

宋境身體一僵,頓時生出一股深深的挫敗感和自我懷疑。

這種時候她居然還想得起來冇做好防護措施,到底是她不想要孩子的心念太堅定,還是他魅力值不夠?!

宋境咬咬牙,硬生生停下來,撐起身體看著白芍:“老婆,你到底為什麼不想要孩子?隻是因為你還年輕?”

“不然呢?”白芍轉過臉,避開宋境的眼神:“孩子的話題我們已經討論過了,我不想再說了。”

話音落下,宋境久久冇有說話。

白芍酡紅的臉頰上還帶著幾分殘存的意亂情迷,可親密相擁的兩個人,驟然間好像隔了一層什麼。

或者說,更像是兩人之間陷入了一場無形的較量。

宋境定定地盯著白芍半晌,忽然翻身起來下了床。

白芍冇在意,以為他是妥協了去拿東西。

誰知道等了好半天,也冇見宋境再回房。

白芍起身披了睡衣打開房門,映入眼簾的是陽台上男人孤單的身影和他指間明明滅滅的光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