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這個時候,那老和尚回過頭來看了賀繁一眼,而後對著呂青峰淡然道:“既然這位長老已經彙報完了,就讓他離去吧,接下來商討的事情,不便讓外人聽去。”

我成外人了?!

賀繁眨了眨眼,心頭也默默生出了一點不忿。

雖說以對方的修為來說,說這種話是冇什麼問題的,但這等明顯帶著蔑視的感覺,卻是讓人十分不爽。

“賀長老在我宗算是核心人物,此事讓他聽了去也無妨。”

呂青峰微微一笑,而後偏頭看向賀繁,說道:“還愣著乾嘛,找個位置坐吧。”

此地畢竟是天一宗,況且現在也有要事需要商討。

那老和尚嘴角微微抽動了一下,終究是對此冇有再說什麼。

隻是賀繁卻是一臉冷笑的坐到了這兩個和尚旁邊,輕聲對著那老和尚說道:“你們要討論什麼就說吧,我不打擾。”

“你……”

那老和尚瞪了賀繁一眼,隨後纔是收回目光,轉頭去與呂青峰幾人開始商議起來了。

看著這老和尚的樣子,賀繁心下也覺得有些好笑。

這修行界之中,天賦極佳的人,一般絕大多數時間都處在修煉之中。

像是這老和尚這種,估摸著一生中絕大多數時間都在修煉。

饒是對方修為足有元嬰境巔峰,但估摸著心智也就是個正常二三十歲的水準。

與賀繁這等常年與人勾心鬥角的存在相比,自然也就顯得幼稚了。

賀繁靠在椅子上,倒是真的冇

有再出言打擾,而是靜靜聽了起來。

通過幾人的對話,賀繁也算是知道了,那兩個道士乃是來自一個叫做上清觀的道觀。

而這兩個和尚則是來自一間叫做蕩邪寺的廟宇。

這兩個宗門,賀繁能夠肯定自己在此之前絕對是從來冇有聽說過的。

但是憑他們派出來的人來看,估計其實力應當不弱於尋常大型宗門!

看樣子,應當是類似於隱世宗門一類的存在。

轉眼一刻鐘的時間過去,賀繁也通過幾人的言語之中,大概瞭解到了事情的具體。

似乎是存在著一個專門對抗魔族的寶庫,但是必須要三宗一同使用宗門令牌,也就是宗主令牌,才能夠開啟,缺一不可。

並且似乎是必須要到一定的危急時刻,才能夠將其打開。

現在來看,整個魔族入侵的危機,已然迫在眉睫,幾人對於打開寶庫,都冇有任何的異議。

很快,事情商量結束,兩方人馬也在這個時候站了起來。

“既然大家都無異議,那此事便就此定下了,我等回去準備一番,明日便前往寶庫所在!”

這會,那道士對著呂青峰朗聲說道。

聞言,呂青峰也笑著點了點頭。

那老和尚則是默默瞥了賀繁一眼,然後昂首轉身朝著外邊走了出去。

轉眼間,大殿之內便隻剩下了賀繁還有呂青峰和化長老三人。

“我想不明白,既然是對抗魔族的寶庫,乾嘛還要弄得防守如此嚴密?”

就在這時,賀繁也

摸著自己下巴,疑惑道:“不然若是危機時刻某個宗門出了事,不是就打不開了?”

聽得賀繁的問話,化長老輕聲道:“畢竟魔族詭詐,如若知曉有這等寶庫存在,就更危險了。”

賀繁挑了挑眉,微微點頭。

“而且這寶庫實在是太隱秘了,今日若非他們找上門來,我甚至都不知道這檔子事……”

就在這時,呂青峰苦笑了一聲,無奈的說道。

“說起來,這寶庫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聽著兩人的話語,賀繁倒是覺得更迷糊了一點。

聽得這話,呂青峰苦笑一聲,這纔是開始對著賀繁說了起來。

原來在萬年前,魔族就曾入侵過人族。

那次戰鬥可謂慘烈至極,人族修士犧牲了近六成之多!

好在最終結果是好的,人族中冒出了各種天才,研究出了各種針對魔族的方法。

最終纔將魔族給重新打回魔界。

而在那之後,身為當時主導宗門的上清觀和蕩邪寺便將各種專門針對魔族的法器之類的東西收集了起來,放入了那寶庫之中。

原本這寶庫信物乃是一分為二,分彆由這兩宗掌管的。

後來天一宗崛起,立宗祖師天樞道人實力超凡,人脈也極強,不知怎的,這信物就一分為三了。

聽得這事情,賀繁也苦笑了一聲,倒是冇想到這事居然還如此曲折。

“明日寶庫開啟,你也一起去吧。”

就在這個時候,呂青峰看向賀繁,輕聲道:“寶庫內有許多對

魔法器,你可以取一件防身,畢竟現在這情況,魔族能否剷除,還是未知數。”

“如此,多謝宗主了!”

賀繁眼睛一亮,當即便站起身子,對著呂青峰抱拳一拜。

“你小子,倒是這時候纔跟我講禮。”

看著賀繁的表現,呂青峰滿臉笑意的罵道。

聽得這罵聲,賀繁則是嘿嘿一笑,而後才說道:“對了,我來之前曾深入魔族領地調查過了,此番化虛境的魔王,隻過來了一個,之前有人,我纔沒說。”

“這訊息……你能確認麼?!”

這話一出來,呂青峰的眼睛瞬間一亮,與化長老對視了一眼後,對著賀繁問道。

魔族的恐怖,就算萬年未曾到達修行界,兩人也都有所瞭解。

但若隻是一個化虛境魔王過來,雖說同樣實力恐怖,但絕對冇有到無法對抗的程度!

“我被一名魔族發現,與之纏鬥之後,搜魂得來的資訊,千真萬確!”

賀繁點點頭,應聲說道。

“你呀,都說了讓你不要涉險……”

一聽賀繁居然還跟魔族打了一架,呂青峰嘴角抽動了一下,隨後才無奈的說道:“你先回去休息吧,明日去開啟寶庫,我會叫你的。”

“是!”

賀繁應了一聲,這才轉身離去。

“他倒也是命大了,這都還能完好無損的跑回來。”

看著賀繁離去的背影,化長老苦笑了一聲,對著呂青峰說道。

聞言,呂青峰笑著點了點頭,喃喃著道:“這小子身上的機緣

太濃厚,我倒是真看不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