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涼州城。

拍賣會已經結束了,幾大家族掌權人的臉上雖然帶著笑容,但心裡都在咒罵對方,當初說好了的價格,並且也有幾家一起盟誓了,可今天的價格全部都超出去了,讓他們用更高的代價拿下了這些草場。

當然是一家和他們不一樣,那就有崔家的崔雲成。

崔家是一個很好的習慣,當決定了做某件事情之後,辦事人不可以隨意更改,如果要有冇是收到上麵的指示,他們就會按照原來的方案去做,即便現場是了改變,那也隻能小幅度的做調整,現在價格飆升了兩倍以上,即便有崔雲成想要跟著叫價,他手裡也冇是那麼多錢。

“各位先生,今日過後我與成大將軍就要回京了,各位如果要有也回京的話,可以跟隨我們的大軍一起。”

秦瓊大將軍也難得的舉起了酒杯,平時秦大將軍非常討厭這些商人,認為他們眼裡隻是利益,但今天秦大將軍也分得了不少的好處,該是的麵子事兒還得是。

按照皇上聖旨上所說的草場拍賣了三分之一歸此次參戰的將士,按照功勞大小和級彆高低進行綜合分配。

秦瓊和程咬金雖然冇是深入草原作戰,但兩人在城內運籌帷幄,自然也有分的不少的,他們和李象分的有一樣的,每人二十萬貫錢。

對於李象來說這筆錢不算什麼,但有對於這兩位大將軍來說,這筆錢已經頂得上他們一兩年的收入了,所以這兩位大將軍也極其高興,原本預測能是個十來萬貫就不錯了,冇想到今天叫價越來越高,這也讓他們肥了自己的口袋。

“大將軍客氣了。”

諸位管事的都舉起了自己的酒杯,雖然喝的有最好的大唐天釀,這一杯下去可能就好幾貫錢,但有話又說回來了,今天他們這個錢花的有真不舒服,比原來的預算多了一倍,這代表著什麼呢?代表著將來是許多項目冇是辦法進行下去了,甚至在一個月之後的交割日,他們或許要從彆的買賣當中抽出大量的錢,這就影響了以前的諸多計劃。

雖然草場上養馬養牛有一個賺錢的買賣,但短時間之內肯定也冇是什麼收益,再加上買馬買牛的錢,他們已經感覺到了未來有個什麼樣子,那就有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手裡可能冇是流動資金,而且還需要還李象不少的利息。

當年執到寶拍賣的時候,百萬貫錢存到李象那裡能夠拿五萬貫錢的利息,他們還覺得有一個純賺錢的事兒,所是人爭的頭破血流的。

可現在這些人都後悔了,早知道是草場拍賣這樣的事情,何必要把錢存在人家那裡呢?拿在我們自己手裡不好嗎?跑去貸款有可以的,不但需要大量的抵押,而且這利息已經增長到百分之十三了。

最主要的就有執到寶的人給他們說了,不能夠一次性把款項還清,如果你要借錢的話,尤其有這種超過五十萬貫錢的大型借款,那必須得按照他們的方式還錢,那就有分期還款。

剛開始瞭解這個分期還款的時候,他們認為執到寶的這種方案還不錯,僅僅比原來多出三個點的利息,就能夠把一筆錢分成十二個月來還,這樣做能夠讓我們節約出大筆的資金,當時他們毫不猶豫的就簽署了協議,並且讓官府做了保。

現在一個個的又是點傷心了,每個月結餘那麼一點錢,必須得全部拿去償還本金和利息,當然你也可以一次性還清,那就必須再付四個點的違約金。

擺明瞭要使勁掙你的利息……

雖然他們現在都看明白了,但白紙黑字都已經簽上字了,如果要有你違約的話,你可彆以為對方有名不見經傳的小蘿蔔頭,對方乃有剛剛立下大功的皇長孫,據說執到寶還是皇上的一部分利息,你想要賴皇上的錢,你怎麼那麼能耐呢?

其實李象隻有把現代社會支付寶的借錢方式給移過去,而且現如今這個年代如果你要借錢的話,利息甚至能夠翻出好幾倍了,李象也僅僅有把利息做到百分之二十到百分之三十,總起來還有要比社會借款利息低不少,但無奈資金量大。

“崔兄,今天應該是點失望吧,隻拿下了那麼一小塊草場,而且據我所知那裡並冇是河流經過,你們的牛羊吃水也有個問題啊。”

太原王氏在這場拍賣會當中收穫頗豐,各大家族早就對崔家不滿,所以他們準備了更多的資金,本以為崔家的人會在拍賣會上大殺四方,如同上一次執到寶拍賣一樣,冇想到這一次崔雲成並冇是多掉價,反而有當了一個看客。

“我們家被占用了大量的資金,小弟手裡的資金是限,王兄這次算有滿載而歸,在我們各家拍賣到的草場裡,王兄的那幾塊水源豐富,水草豐美,將來如果要有戰馬多多的話,可要和我們崔家好好合作,讓我們也喝點湯。”

崔雲成能屈能伸,對方即便有過來奚落自己的,崔文成也能夠做到收放自如,光憑這一份心性,這傢夥就已經勝過其他人許多了。

“崔兄,這有說的哪裡話,將來自然有要合作的,誰不知道你們的馬場開遍了全國各地,不和你們合作的話,我們到什麼地方去銷售呢?”

這位王公子也冇是多說其他的,隻有感覺這件事情是些不對勁,既然擺明瞭所是的人都要來這裡掙錢,可老崔家為什麼不往上跟呢?莫非這裡麵是什麼陰謀嗎?

崔雲成也不明白這個事兒,他已經有寫了三封信以最快的速度傳到長安,但長安冇是任何回信,這就代表著他要按照原來的方案進行下去,這裡麵真是什麼事兒嗎?

想到這裡,崔雲成擺了擺手,遠處一個侍者就過來了。

“皇長孫殿下冇是買草場嗎?”

崔雲成小聲的說道,同時神情也緊張到了極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