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影點頭,笑問:“我是認識,但是我為什麼要介紹給你啊?”

“哎呀,四哥。”

許舒煙拉著衣角撒嬌,許影不一會也繳械投降。

“煙煙,你手裡冇有房產,怎麼去跟他談生意?”

許舒煙一臉狡黠,“也不是非得談生意。”

見許舒煙已經有了主意,許影笑著點頭,“行吧,你自己有主見就好,若是需要幫忙再開口。”

“有四哥在真好。”

許影站起,自我調侃,“我這個四哥,也就隻有這裡纔算是不錯。行了,你好好休息,彆熬太晚。”

“四哥晚安。”

許舒煙站起把人送走,又窩在床上歎氣。

話說的大,這手裡冇有房產,怎麼談生意?

而且,她不覺得單憑這一點會說動張政。

看來,她還是要想彆的辦法。

謝甜說過,張政這個人,無利不起早。

看來,還是得拿出更有利的條件來。

許舒煙一心撲在項目上,拍戲空隙都在想著怎麼賄賂張政。

手機鈴聲響起,許舒煙接通。

剛接通,就聽到謝甜不可置信的聲音,“煙煙,你跟吸血蟲做生意,能討得了便宜嗎?”

許舒煙麵容無奈,“但是這塊房地產真的是塊肥差,而且我都跟十夜那些股東打下包票了。”

謝甜也看不了自己的小姐妹困境這麼難,直接丟下了一句。

“你等我給你查查。”

說著,就風風火火掛了電話。

許舒煙這話剛說到一半,不禁有些無奈。

半晌後,有幾個人資料發了過來去,都是關於這個項目的關鍵人物。

許舒煙正消化著,看到顧北尋的電話打了過來。

“煙煙,幾點收工?晚上一起吃個飯,帶你見個人。”

許舒煙看著手中的資料,笑問:“北尋,你不會是要帶我去見建築商周總吧。”

豈料,顧北尋竟還點了點頭,“是他。”

隨即,又解釋道:“他的女兒是你的粉絲,聽說我投資了你出演的電視劇,說什麼都想見見你。”

這話說的,好像是有事要求她。

但是對於許舒煙來說,就是正瞌睡著,他就遞過來了枕頭。

顧北尋,是有意幫她。

“好,不過晚上我請客。”

許舒煙說著,看了一眼時間。

“我還有兩個小時,待會我把餐廳發給你。”

聽到那邊說了聲好,許舒煙才掛斷電話。

許舒煙看向雲千千示意,“千千你定個包廂,下班我們去談生意。”

雲千千比畫一個OK的手勢,“我這就定位置。”

下班換了身衣服,許舒煙跟雲千千才趕了過去。

不到五分鐘,顧北尋就帶著建築商周總到了。

許舒煙剛上前一步,手就被一個小姑娘握住。

“舒煙,我是你的超級粉絲。”

“謝謝。”

許舒煙笑了笑,伸手示意周總。

“周總。”

周總伸手握了握,笑道:“還要多謝舒小姐賞這個臉,我這個女兒啊真是喜歡你喜歡得不行,說什麼都想親眼見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