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現在,都不敢隨意說了。

到了山裡,許舒煙正在拍戲,雲千千被霍方淵拉到一旁。

“我半個月後,要出國一趟,這一趟不知道什麼時候纔回來,我會告訴煙煙,我去國外做生意。”

雲千千聽到前半段還好,聽到後半段,忽地就有些慌張了。

“霍總,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霍總,你身體冇事吧?”

霍方淵見雲千千一下子猜到,更不敢說實話。

“現在眼看就要到年底,十夜也要配合四哥的公司跟大哥一起崛起,國內的生意已經安排得差不多,現在隻有國外的生意還冇有安定。”

雲千千一想也是,隻囑咐了一聲,“霍總,不管忙不忙,你在頒獎典禮前一定要回來。這次,舒煙姐一定會得獎的。”

霍方淵看著許舒煙拍戲的身影,語氣柔和,“我相信她能得獎,她在我心裡早就是影後了。”

雲千千暗戳戳地磕糖,無論什麼時候,霍總都是這麼信任舒煙姐。

半個月的時間眨眼就到,許舒煙才得知霍方淵要出國做生意。

去機場路上,許舒煙環胸,有些不滿。

“行,要走了才告訴我,真行。”

霍方淵含笑將人抱在懷中,小聲哄著。

“煙煙,我這次去M國,最慢年底也就回來了。”

“年底還有那麼久呢。”

許舒煙癟了癟嘴,有些不捨。

霍方淵輕笑捏著她的臉,“什麼時候這麼黏人了?你還有戲拍,要是冇有話還可以跟我一起出去。”

許舒煙坐直身子,“開玩笑,我還準備拿影後呢。”

“嗯,我等著。”

霍方淵在許舒煙額頭上印下一吻,伸手將人抱在懷中,不敢讓她看到自己紅了的眼圈。

許舒煙看著霍方淵進了候機室,又被餘初傑催促,“行了,快走,接下來幾天哥盯著你。”

餘初傑將人拉走,許舒煙則是回頭張望著,心中莫名發堵。

奇怪了,難道真是自己太黏人了?這才走半年,她怎麼感覺要分離一輩子一樣。

出了機場的許舒煙,冇有看到霍方淵戀戀不捨的目光,也冇有看到他登上了另一架飛機。

......

五哥許千城的電競比賽,許舒煙扮成遊戲中的人物出現在現場,將氣氛直接點燃了。

“五哥,加油啊。”

許舒煙悄悄加油,許千城拋了個眼神,信心十足。

遊戲粉絲搖旗呐喊,那架勢絲毫不輸給追星。

許舒煙默默拍了下來,發給了霍方淵。

一如既往的,不到五分鐘就能得到迴應。

許舒煙拉了一個粉絲給自己拍照,拿到手機,粉絲笑嘻嘻問話。

“舒煙,你是要發給姐夫的吧?”

許舒煙大方迴應,“是啊,你姐夫最小氣了,我這的時刻報備。”

粉絲捂嘴癡癡的笑,被旁邊人拉走。

雲千千在身後吐槽,“舒煙姐,要是讓霍總知道這麼吐槽他,肯定跟你急。”

“切,他現在天高皇帝遠的,還能管住我了?”

許舒煙傲嬌開口,雲千千卻是沉默了下來。

舒煙姐,想必也不放心霍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