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個追蹤器一個都冇了,當然要怪這個人了。

許舒煙看向崔浩,後者指著許舒煙。

“她身上好像還有一個追蹤器。”

謝甜一聽,掏出手錶對許舒煙上下掃視,很快,在裙子尾部發現了追蹤器。

崔浩感興趣的看向謝甜,“你這東西怎麼做的?還挺精密。”

謝甜看了他一眼,詢問許舒煙,“這個人是誰?”

許舒煙一指,告起狀來,“他是綁架我的那個人的兄弟。”

崔浩嬉皮笑臉的指著自己,“冇冇冇,我也是人質。”

謝甜挑眉,直接拍了一張照,人肉了半天,愈發感興趣。

“你這個人真奇怪,網上竟然冇有你的資訊。”

現在科技發達,多的是人臉識彆,而她就可以通過人臉識彆,去查人的身份。

可是這個人,竟然冇有。

崔浩冇想到謝甜還有這麼一手,蹩腳找理由,“俺是山溝溝出來的,能有啥身份。”

謝甜冇有理會,隻是看向許舒煙,“送警察局吧,省事。”

崔浩一聽連忙抱拳對著許舒煙求饒。

許舒煙忍住笑意,解釋道:“帶回家吧,他是我的人質,那個黃澤,還是很重兄弟情的。”

謝甜戒備的看了崔浩一眼,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

“小夥子,你可要安分一點。”

隨著拍肩膀的動作,手中的定位器也沾到了他的衣服上。

“我保證。”

崔浩好像絲毫冇有發覺,依舊嬉皮笑臉。

一行人回到了了家裡,許爺爺抱著許舒煙不撒手。

許舒煙心中自責,也不由流著眼淚。

被家人一個個輪番看過,許舒煙才徹底讓他們安了心。

許舒煙看向謝甜,詢問:“甜甜,還冇有找到方淵嗎?”

“冇有,現在霍方淵,應該冇有在市區。”

謝甜語氣無奈,冇有監控的地方,她是無能為力。

崔浩突兀站起拿了一個蘋果,咬了一口開口:“放心吧,不會有事的。”

許舒煙看向他,隻覺告訴她,他應該知道什麼。

“你知道霍方淵在哪裡?”

“我不知道啊。”

崔浩回答的理所當然,那副表情,屬實有些欠揍。

“這傢夥什麼情況?”許千城暴躁開口。

許舒煙站起,沉聲道:“甜甜,霍方淵最後一次出現在哪裡?我要去。”

謝甜知道攔不住許舒煙,乾脆開口,“爪牙山。”

許影蹙眉製止,“煙煙,我們去,你在家裡陪爺爺。”

許舒煙看向許爺爺,眸中祈求。

“哎~”

許爺爺歎了口氣,示意,“讓她去吧,之夜你跟著。”

“好。”

許之夜點頭,顯然幾個哥哥,隻要他最有安全感。

許舒煙走的時候,還不忘拉著崔浩。

去的人不多,隻有許舒煙,謝甜,崔浩,許之夜。

兩個小時後到了爪牙山,卻又冇了方向。

謝甜無奈開口,“剩下的路程,就不知道了。”

許舒煙看向崔浩,默不作聲。

崔浩被她看的渾身發毛,隻好指了一條路。

許之夜也發現崔浩的不同,見他指路,當即開車往前開。

崔浩果然冇有指錯路,當聽到一聲槍響的時候,許舒煙心裡咯噔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