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車輛後麵的帥哥,不正是霍方淵嗎?隔著車玻璃,許舒煙還是能一眼認出來。

謝甜蹙眉,“這傢夥也在啊,那就麻煩了。”

現在已經是天黑,兩人雖然猶豫,但是也冇有退縮,藉著夜色接近貨車。

謝甜身手矯捷,許舒煙也不甘落後,兩人在車即將關上的時候,進入了貨車車廂。

等到察覺車開動,謝甜纔打開燈,打開了一箱貨物。

連看了兩箱,都冇有發生什麼異常。

兩人對視一眼,均是看到對方麵上的疑惑。

謝甜謹慎,一連開了幾箱,終於在一個箱子裡找到了東西。

槍支,竟然是槍支。

許舟好大的膽子,竟然敢走私槍支。

謝甜檢查了一遍,稱讚開口。

“都是好貨色,黑市上都有價無市,這麼多好玩意,看得我都心動了。”

許舒煙含笑,“那我們都拿走吧,把這些東西交給警局。”

謝甜嗤笑翻了個白眼,“你還真是三好學生。”

雖然嘴上嫌棄,但是謝甜還是熟練打包。

許舒煙將箱子恢複原樣,隨即犯了難。

“我有一個問題,我們怎麼出去?”

謝甜笑著看了她一眼,從貨門上找到了一根鐵絲,隻是一拉,門就開了。

許舒煙看得驚奇,等到門一打開,才發現車後麵緊跟一輛跑車。

見許舒煙緊張,謝甜安撫,“這是接應我們的。”

謝甜說完,從揹包中拿出好似小型滑翔傘的東西,隨即抱著許舒煙直接跳了下去。

許舒菸頭皮一緊,因為車速過高,反而讓兩人體驗一下滑行的樂趣。

謝甜將腰間的抓鉤發射到車上,手一拉,配上車輛減速,穩穩坐在車中。

這一係列操作,要不是親身經曆,就連許舒煙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當看到駕駛位坐著的人時,許舒煙有些驚訝。

“張總?”

麵前的這人不正是上次參加霍方淵酒會的張政張總嗎?就是那個放言要追謝甜的。

張政轉頭,笑著打了個招呼。

“好久不見,舒小姐。”

“好久不見。”

許舒煙客套了一句,發覺車輛已經下了高速。

謝甜直接把東西放在垃圾箱,報了警,三人一起去吃火鍋。

許舒煙舉杯,感謝道:“今天有勞張總了。”

張政舉杯,笑道,“舒小姐客氣了,之前許董也幫了我很多忙,我不虧。”

謝甜冷笑,“煙煙,不用謝他,他這個人無利不起早,我也是答應幫他忙,他才接應我們的。”

張政反問,“甜甜,你這話就不講理了,我說我免費幫你,你非要說我不安好心,我這索要點好處,不正好讓你放心嗎?”

謝甜翻了個白眼,有些無語。

然而兩人就像是相交多年的好友,雖然互損,但是關係明顯不一般。

許舒煙笑著看著兩人,隨即發現自己手機亮起。

是霍方淵的資訊問她在哪。

許舒煙跟謝甜合照,發了過去。

“查崗呢?真膩歪。”

謝甜吐槽,就被張政調侃一句。

“什麼時候,我們也能這麼膩歪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