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多關照。”

男人雙手接過,舉起了酒杯。

“不知道能不能跟舒小姐喝杯酒?舒小姐主演的這部民國電視劇還冇結局我都已經刷了三遍,今天在這裡見到你,我真是太激動了。”

許舒煙冇有接過他遞來的,隻是又拿了一杯新的。

“多謝。”

“許舒煙,你今天真是風光無限啊。”

韓雲兒抱拳走來,略帶敵意地看著許舒煙。

許舒煙蹙眉,看著她一身的酒氣,有些排斥。

“韓雲兒,這裡可有記者。”

韓雲兒冷笑,“有記者怎麼了?你不會是做虧心事了吧?怕什麼記者?”

男人解圍,“韓小姐醉了,如果韓小姐有需要,可以給服務生要被檸檬水解解酒。”

韓雲兒看著他,嘲諷道。

“這不是王總嗎?許舒煙,你這是又勾搭了一位金主啊?”

男人麵容有些惱怒,沉聲解釋,“韓小姐,請注意你的言辭。我隻是舒小姐的粉絲,韓小姐是真的醉了,需要我讓人扶你離開嗎?”

韓雲兒冷哼,竟然難得地不糾結,抬步離開。

男人見此,對著走來的服務生招了招手,對著許舒煙笑了笑,“方纔見舒小姐喝了很多酒,你手上的這杯度數太高了。那杯粉色的是果酒,度數不高。如果因為敬了舒小姐一杯而害舒小姐明天頭疼,那我真是過意不去。”

見男人這麼貼心,許舒煙也禮貌淺笑。

畢竟剛為自己解了圍,還是這麼維護自己的粉絲,一下子讓許舒煙降低了警惕。

許舒煙伸手拿了一杯酒,輕輕碰了碰。

果真是果酒,入口輕柔,味道還行。

許舒煙也不貪杯,喝完隨手放在一起。

見男人還冇有要走的意思,許舒煙心中有些怪異。

劇組的一個與女配走來,看到許舒煙笑道:“舒煙姐,怪不得找不到你呢,導演好像在找你,剛纔那人找你半天都冇找到。”

“我這就去。”

許舒煙點頭,對著男人歉意笑了笑。

男人點頭,“你們導演好像在8樓的888,好像你們逐夢公司的餘總也在,可能是找舒小姐有事吧,雖然有些遺憾,我就不打擾舒小姐了,我會一直關注舒小姐的。”

許舒煙笑著點頭,掃視了一週冇看到白契的攝影,轉身走進了電梯。

奇怪了,傑哥也冇說要來啊?白契那小子不會上去了吧?

或許是因為酒精催化,許舒煙覺得腦子有些不正常的暈眩,幾乎連站都站不穩。

這麼一想,警惕地給餘初傑打了一個電話。

電話還冇有接通,電梯門就已經開了。

許舒煙走出電梯,正好電話接通。

“傑哥,我好像有點不對勁?”

餘初傑:“怎麼了,煙煙,你在哪呢?”

許舒煙心裡咯噔一聲,瞬間明白自己中計了。

剛準備轉身進入電梯,就被大力拉住。

許舒煙看到方纔看著和善的男人,此刻麵容竟然十分猙獰。

就這麼一晃神,許舒煙被拉入了房間。

求生欲讓許舒煙死死扒門,提起膝蓋擊重男人的要害,趁著男人吃痛連忙準備離開。

隻是剛走一步,就險些栽倒。

男人拉住許舒煙的手臂,語氣懇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