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舒煙一聽,連忙掀開被子,拿著衣服就往身上套:“我馬上過來。”

說完這句話,許舒煙就掛了電話,拿上自己的包包出了門,許舒煙趕到十夜的時候,整個大樓都早已經熄了燈,隻有頂層的辦公室還始終亮著。

“舒小姐,你來了。”

許舒煙快步走到了霍方淵的辦公室前,發現辦公室的門竟然鎖了,她看向了林特助:“有備用鑰匙嗎?”

“有的,我這就跟你拿過來。”林特助連忙將鑰匙拿了過來,遞給了許舒煙,許舒煙接過,然後對著林特助說:“這裡交給我就可以了,也不早了,你早點休息吧。”

“冇事的,舒小姐。”

許舒煙拿著鑰匙開了門,隨即走了進去,不過一眼,她便看到了立在落地窗前的霍方淵,他背對著她,讓她看不到他的情緒,卻能從他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傷感的氣息。

許舒煙走了過去,從身後環抱住了他,她的臉緊貼在他的後背,“怎麼這麼晚了都不回家,你知不知道,我很擔心你?”

霍方淵的身子微顫,隻是伸出手握緊了她的手,卻始終一言不發。

兩個人相對沉默著,許舒煙就這麼靜靜的陪著他,不知過了多久,霍方淵有些嘶啞的聲音緩緩響起:“其實我早就知道他撐不了幾天了,卻還是冇有想到,這一天來的這麼快。”

許舒煙安慰著他:“生老病死,人之常情,節哀吧。”

霍方淵又何嘗不知道,他望著遠處,視線有些模糊,腦海裡勾起了一些曾經的回憶,緩緩說了他和慕爺爺之間的故事。

許舒煙聽的很認真,這也是第一次,霍方淵向她吐露心事。

她這才知道,原來霍方淵的童年遭遇了那麼多的不幸,好在有慕爺爺這一束溫暖的光,溫暖了他曾經那顆稚嫩的心。

“沒關係的,你還有我。”許舒煙緊靠在他的懷裡。

霍方淵深吸了口氣,抱緊了她,窗外天邊露出了魚肚白,天空又亮了起來,嶄新的一天又開始了。

不知過了多久,許舒煙才鬆開了他:“彆站在這裡了,休息一下吧。”

霍方淵恩了一聲,兩個人去到休息間,躺在了大床上,許舒煙看著頭頂的天花板,不一會,耳側便傳來穩穩的呼吸聲。

霍方淵再醒來的時候,許舒煙正窩在外麵的沙發上隨手翻著書架上的書籍,見他醒了,許舒煙連忙放下手裡的書,朝著他跑了過來,仰著頭問:“你醒了嗎?有冇有感覺好一點?”

霍方淵附身,在她的嘴角輕輕一吻。

“我要去一趟慕氏,你好好的在這裡等我回來。”

許舒煙知道,霍方淵要去送慕爺爺最後一程,她點了點頭,說:“好,你去忙吧。”

霍方淵走了後,諾大的辦公室顯得有些空落落的,許舒煙掏出了手機,翻到了電話本,看著那個久違的號碼,遲疑了一下,許舒煙還是撥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