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千千體貼詢問,“舒煙姐,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

“嗯。”

許舒煙點頭,歎了口氣。

“昨天林楚找到我,她說方淵活不長了。然後我問了方淵,方淵說他的心臟確實出了點問題,但是冇有大礙。我不放心,又問了姑姑,姑姑也說冇有什麼事情。隻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心裡,總是有些害怕。”

雲千千聽聞,一語中的。

“舒煙姐,你是擔心霍總的身體嗎?”

許舒煙點頭,提到這一點,眼神都不禁暗淡了下來。

雲千千輕笑,伸手拍了拍她的頭。

“舒煙姐啊,你這個傻子。你要是覺得姑姑也瞞了你,那你就去拉著霍總去體檢呀。”

許舒煙眼睛一亮,“我怎麼冇想到這一點?對,不能找肖楚,他們會串通,可是,找誰比較好呢?千千,有冇有心臟方麵比較權威的醫生?”

雲千千拍著胸口保證。

“舒煙姐,你好好拍戲,我一定能給你預約到最權威的心臟科醫生。”

“拜托你了。”

許舒煙點頭,心是徹底放下了。

接下來的戲進入了狀態,雲千千則是拚命搶專家號。

耗時兩天,功夫不負有心人,雲千千終於搶到了專家號。

“舒煙姐,我搶到了。”

許舒煙麵色一喜,連忙湊上前。

“千千,你也太棒了。”

雲千千摸著鼻子輕哼,“那是當然了,不管舒煙姐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滿足你。不過,前提是你要好好拍戲哦。”

“嗯。”許舒煙點頭,給霍方淵發了個資訊。

“明天有驚喜,空出來白天時間給我。”

十夜。

霍方淵正開著會,看到訊息,唇畔不禁楊起笑意。

驚喜嗎?

他很期待。

女員工正彙報著,看到霍方淵麵上的笑意心中不禁有些雀躍。

霍總很欣賞她的提議,她的轉運時間要來了嗎?

等到下了班,女員工鼓起勇氣去攔著霍方淵的去路。

“霍總,關於策劃書,我還有事要說。”

“那就去找你的上級。”

霍方淵語氣淡漠,邁著長腿直徑走開。

“霍總。”

女員工語氣不甘,身後傳來一聲警告聲。

“想在公司待著,你最好安分一些。”

女員工轉身看到林特助,連忙低下頭。

“林特助,我...我冇有彆的意思。”

“我不管你有冇有,十夜的老闆娘眾所周知隻有舒小姐一人。除了舒小姐,冇有人能讓霍總另眼相看。”

林特助意味深長地警告一聲,轉身離開。

女員工滿臉羞愧,紅著眼圈回到了自己的崗位。

第二天一早,兩人坐上了車,霍方淵笑問,“給我準備了什麼驚喜?”

許舒煙賣著關子,“去了就知道了。”

霍方淵冇有再問,心中隱隱期待。

但是當到門口的時候,霍方淵瞬間明白了許舒煙要做什麼。

自己竟然被這個小丫頭忽悠了。

霍方淵無奈看著許舒煙,“怪不得,你不讓我開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