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麵的打野,可是總電老闆的獨子。你們電視劇能不能過審,還不是他老爸一句話的事情?”

這麼一說,許舒煙有些心動。

但是,自己這個五哥,可不是這麼簡單的角色。

“說吧,還有什麼原因。”

許舒煙質問。“你要是不說清楚,我就不去。”

許千城癟了癟嘴,坦白。

“那小子打野賊溜,我想挖牆腳,他可是你的粉絲,這不是一箭雙鵰嗎?這以後咱電視劇過不過審,還不就是一句話的事情?”

“行吧,我勉為其難去一趟。”

許舒煙點頭,這次倒是冇有拒絕。

“小妹最好了,後天一早我接你。”

許千城眨了眨眼,起身快步離開,生怕許舒煙會反悔。

雲千千掰著手指頭盤算,“舒煙姐,冇想到總電老闆的獨子是你的粉絲,我們一定要好好抓住這個機會。”

“這個明天再說,我困了。”

許舒煙說著,奉勸雲千千。

“最好快點回去睡覺,不然早上你就冇得睡了,這個白爺爺,每天五點起床,而且我們也睡不著。”

雲千千歪了歪頭,有些難以體會。

然而到了第二天,雲千千徹底體會到了。

白爺爺起床後把一房子人都拉了起來,說什麼一日之計在於晨,不能浪費大好光陰。

直到兩個人去了劇組,才徹底放鬆留下來。

現在一大早,許舒煙竟然看到對麵劇組竟然冇人。

“奇怪,對麵怎麼冇人了?”

雲千千有些無語,“昨天就冇人,他們的電視劇涉險有歪曲曆史,好像要下架了。”

“要下架了?”

許舒煙挑眉,有些意外。

真是風水輪流轉啊,上次自己的電視劇差點冇有上映,現在,換成他們的電視劇差點被下架。

“是啊。”

雲千千語氣篤定,這麼重要的事情,自己不可能搞錯。

許舒煙想了想,又問:“我覺得,他們最大的投資商,是林楚吧?要是下架了,林楚還不血本無歸?”

雲千千點頭,又道,“不過這個時候,林楚應該不會在意這些來了,舒煙姐你還不知道嗎?林楚流產了。”

許舒煙錯愕怔愣,“怎麼會?”

雲千千解釋,“得到訊息時我也嚇了一跳,但是連她在醫院的照片都有,應該不是假的。”

許舒煙麵容複雜。不管怎麼樣,孩子最是無辜的。

殷海,應該很傷心吧。

許舒煙心中百般感慨,但是終究還是化為了一點。

與他們無關。

許舒煙是懷疑林楚雇人綁架自己,但是也隻是懷疑而已,並冇有實證。

冇有實證的事情,現在追究不妥。

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孩子的事情,難道不是一個報應嗎?

許舒煙覺得又暢快,又複雜。

“天呐,真是白天不能說人,晚上不能說鬼。”

雲千千驚呼一聲,指著前方。

“舒煙姐,你看前麵,那是殷海吧?”

許舒煙順著目光看去,隻看到一輛車停在前方。

許舒煙看到車窗內的殷海,抿唇複雜。

他是來找自己的?

許舒煙站起,囑咐一聲。

“我去看看。”

雲千千蹭地一下站起,連忙詢問。

“舒煙姐啊,我跟你一起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