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影輕笑詢問:“說吧,我的小公主想要什麼獎勵?”

許舒煙還真的認真想了想,隨即回答:“四哥,我想要個四嫂,畢竟已經有三嫂了,就缺個四嫂。”

“......”

許影無奈揉了揉額角,“你就會為難你四哥。”

“嘿嘿。”

許舒煙笑了笑,打諢過去。

書房中,許默正在檢視醫書,看到霍方淵走來蹙眉詢問。

“有事嗎?”

霍方淵眸間還是有些猶豫,隨即開口,“姑姑,我最近感覺心臟有些不舒服。”

許默一愣,站起身來。

“坐下。”

許默沉聲示意,見霍方淵坐下,才詢問:“哪裡不舒服?”

霍方淵指了指心口,如實開口。

“最近偶爾會覺得抽痛。”

許默拿出聽診器聽了聽,示意,“下午跟我去趟醫院。”

“好,麻煩姑姑了。”

霍方淵乖巧開口,倒是讓許默有些好奇。

“我記得,你有個醫生朋友,叫肖楚吧,醫術不錯的小夥子。”

“是,肖楚的醫術是很好。”

霍方淵連忙推銷,畢竟許默是醫術界的神醫,肖楚也一直都很崇拜。

許默詢問:“既然這樣,你為什麼不找他先看看?難道不怕你身體有什麼問題的話,我會不同意你跟煙煙在一起嗎?”

霍方淵怎麼會冇有想過這點,隻是根本瞞不過她。

而且.......

“我是想過,但是如果我身體真的有什麼毛病,我也不想拖累煙煙。”

許默挑眉,蹙眉擺手。

“你先出去吧。”

霍方淵心懷忐忑離開,剛上樓就被許舒煙抱住。

“我剛纔見你去見了姑姑?你們聊什麼呢?”

霍方淵撫了撫她的頭,笑道:“當然是想討好姑姑了。”

許舒煙冇有多想,聞言笑了笑,“霍總好盤算啊。”

霍方淵假裝歎了口氣,“冇有辦法,誰讓我未來的老婆大人身邊這麼多守護者,總是要一關一關地過。”

“哎呀,很有覺悟嘛。”

許舒煙眼中含笑,墊腳親了一口。

“我明天休息,出去玩吧,去爬山?”

霍方淵蹙眉,搖頭拒絕。

“姑姑說了,你的腿還不能強烈運動。”

“可是我好悶。”

許舒煙繼續撒嬌,磨嘰了半天,霍方淵終於不忍心,同意去森林公園走一走。

“要是去公園,我們下午直接去唄。”

許舒煙無所謂,隻要能出去玩就行。

霍方淵麵上有些心虛,隻能轉移話題。

“你下午不是還要趕個綜藝嗎?”

“哎呀,來得及。”

許舒煙掰著手指盤算。

“節目是八點開始,我們隻要六點回來就可以了。”

“好好休息,我明天帶你出去玩,我下午也有事要出去。”

許舒煙眯了眯眸子,察覺不對勁,“你要去乾什麼?”

“去趟公司,再去談個合作。”

“好吧,工作要緊。”

許舒煙鬆開他,躺在床上耍賴。

“哎,今天好無聊,好無聊。”

霍方淵躺在床上將人抱在懷中,輕聲誘哄。

“等我忙完去接你。”

“好吧,看在霍總這麼懂事的份上,勉強同意吧。”

“乖。”

霍方淵低頭親了親,將憂慮藏在心中。

下午,霍方淵陪著林楚去醫院。

等到全身做了一個檢查,許默看著看著,麵容越來越嚴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