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許舒煙的軟磨硬泡下,終於把爺爺跟大嫂帶回了家。

許舒煙也是第一次看到隔壁,進去之後才發現霍方淵有多麼貼心。

房間擺設都是按照爺爺跟大嫂的喜好,幾乎可以說是一模一樣。

就連傢俱都是爺爺最愛的國風,小花園還特意留出來了給爺爺打太極的地方。

兩間彆墅直接打通,不用經過大門就可以直接到達。

朱娜看了一眼房間就明白霍方淵的用意,拉著許舒煙到一側笑道。

“你這個男朋友不錯,怪不得你大哥都誇他。”

許舒煙眨了眨眼,有些意外。

“我大哥誇他了?”

她的印象中,大哥也冇有提過霍方淵。

“嗯。”

朱娜點了點頭,欣慰握著她的手。

“煙煙,你有了歸宿,大嫂很開心,大哥也會替你開心的。”

許舒煙笑了笑,指了指前方。

“那裡種了大嫂最喜歡的月季,大嫂可以在裡麵練瑜伽,走吧,我再帶大嫂去看看樓上。”

許舒煙拉著朱娜進了房間,許爺爺則是看向霍方淵。

“小夥子,你很有心啊。”

霍方淵板正站著,連忙回答。

“煙煙早就想把爺爺跟大嫂接過來,我也就做了些小事。”

許爺爺上下看了他一眼,忽地沉聲詢問:“你也住這裡?”

霍方淵心中警鈴大響,連忙指了指前方以前的舊宅,“爺爺,我住那裡,三分鐘就到。”

許爺爺這才收回目光,示意道:“再帶我去轉轉吧。”

“好。”

霍方淵悄悄鬆了口氣,跟在後麵。

晚上張媽做了一桌子飯菜,三哥四哥五哥也趕來吃了個飯,誰也冇有提許舟。

但是不提,卻也不代表能忘卻。

等到爺爺休息了,許舒煙才拉著三個哥哥去了房頂。

“三哥,家裡的宅子還剩多少?”

許之夜蹙眉,沉聲道:“除了老宅子,一個不剩。”

許舒煙蹙眉,不解開口。

“可是爺爺送給我的那個小島,冇有受到波及啊。”

她最近也冇有受到任何變更的電話。

許之夜冷笑,“他自從公司出事就一直在盤算,爺爺信任他,把家裡的產業都交給他,就是不想讓他坐牢,冇想到他趁著這個機會竟然把所有房產都以低價賣了出去。幸好你的戶口已經遷移了出去,你名下的產業他動不了。”

“混蛋。”

許千城握拳,麵容痛苦。

許影沉著臉一言不發,但是看著也不好過。

許舒煙麵容複雜,還是將許舟的打算說出來。

“他的目的不僅僅是這些,還有四哥跟五哥的公司,他想要奪走我們許家所有的產業。”

“哼,讓他來啊,我還怕他不成。”

許千城血性宣示,許影則是理智分析。

“我們現在跟他們對上,毫無勝算。”

許舒煙抱著抱枕,心中有些傷懷。

許舒煙一回了房間,手機就響了起來。

是霍方淵打來的電話。

“看窗外。”

許舒煙打開窗戶,正看到霍方淵站在樓下。

看著他,許舒煙有些好笑。

“怎麼站樓底下?”

霍方淵無奈歎了口氣,“爺爺在,不能留宿。”

許舒煙幸災樂禍,“呦呦呦,霍總,還有你怕的人啊,看來我把爺爺接回來就是一個正確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