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方淵將十五億的投資一一講了一遍,還強調這些都許初瑾為她挑的。

許舒煙聽完,卻是沉聲開口。

“現在許氏集團大部分財產被凍結,要是這十五億拿回去,說不定能解決眼下困境。”

霍方淵輕笑,頗為無奈。

“你大哥說,現在的許家在風口尖上,再多的錢也填充不了。”

“我是一點用場都派不上。”

許舒煙垂頭喪氣,現在家裡出事了,自己非但幫不了,還要大哥為自己操心。

自己也是家中的一份子,難道就這麼冇用嗎?

霍方淵眼中心疼地看著許舒煙,輕聲安撫。

“對於你的家人來說,你可是他們的定海神針,怎麼會冇用?”

“你當我是金箍棒啊?”

許舒煙被逗笑,霍方淵也輕笑開口。

“嗯,女版孫大聖。”

許舒煙抱住給他的脖子笑問,“那你說我要不要演一個女版孫悟空,耍個棍兒玩玩?”

“倒是可以試試。”

霍方淵認真考慮的模樣逗得許舒煙哈哈大笑,心情好了許多。

霍方淵說得也對,現在的許家在風口浪尖上,再多的錢投進去也無用。

她之前想著存錢也是為了萬無一失,現在更意識到存錢的重要。

這次許氏集團不管受挫多嚴重,她都相信幾個哥哥不會讓許氏集團就此消失。

她也是許家人,她也有自己該做的事情。

當許舒煙打開門的那一刻,雲千千正抱著全家桶準備大快朵頤。

看到許舒煙,雲千千連忙把全家桶背在身後。

“不跟你搶。”

許舒煙走上前坐下,沉聲囑咐。

“千千,從現在開始給我接代言,我要賺錢。”

雲千千眨了眨眼睛,拿出平板調出幾個產品。

“早給你準備好了,這些都是我精心挑選的,價錢合適。現在餘老闆已經讓人去考察了,如果產品過關就可以簽約。”

許舒煙感動得一塌糊塗,將人抱在了懷中。

“千千,你怎麼這麼優秀啊?你是全世界最好的經紀人。”

“那舒煙姐你就是全世界最火的女明星。”

雲千千齜牙笑了笑,就見許舒煙伸出手。

“我想吃個雞翅。”

雲千千連忙抱開,“不行,這些都是垃圾食品,卡路裡太高。”

“小氣鬼,我就吃一個。”

許舒煙伸手去搶,兩人鬨開。

節目錄製間隙,許舒煙便開始接廣告。

之前許舒煙都是非頂尖品牌的廣告不接,彆人都猜測她是入不了時尚圈。

其實是許舒煙懶,她熱愛拍戲,卻不愛營銷。

更何況她也不缺那點錢,所以一般的廣告根本不接。

現在一放話出去,很多品牌都搶著來合作。

雲千千挑了七八個,每個出價都是七位數以上。

許舒煙兩頭跑,看得雲千千都心疼不已,更彆說霍方淵了。

又是一天,收工後許舒煙身子就垮了下來,一進房車抱著霍方淵的腰身就睡著。

霍方淵小心攬住她,忍不住囑咐。

“不用這麼累,有我呢,你那些投資我能給你翻倍。”

“傻子才嫌錢多呢。”

許舒煙嘟囔了一聲,找了個舒服的位置打起了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