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舒煙笑著回答:“我跟雪寧這幾天可是拚了命練習,才能跟七葉老師打成平手,我們是大招,七月老師是平A,這就是我們現在的感想,我們還要像前輩看齊。”

許舒煙悄悄推了推段雪寧,示意她說話。

段雪寧連忙開口,“我們還要像前輩們多多學習。”

“真是兩個謙虛的小輩啊,那讓我們去采訪一下七葉老師此時的想法。”

王龍離開,許舒煙無奈看向段雪寧。

“你啊你,以後這些場麵應付話還是要多練練,對於明星來說,情商可是很重要的。”

“經紀人也這麼跟我說,幸好有舒煙姐在,不然我今天就尷尬了。”

段雪寧俏皮吐了吐舌頭,兩人湊到一起說著話。

而另一邊,七葉可冇有這麼大度,一時無法接受著自己再次登上舞台會輸給兩個小輩,麵對王龍采訪也是明裡暗裡的指責有黑幕。

王龍隻好強調節目是公開投票,七葉也明顯不信。

彈幕又分成了兩派,一派說七葉輸不起,一派覺得許舒煙跟段雪寧並不是專業歌手,不可能贏過七葉,比賽肯定有黑幕。

錄製結束,雲千千興沖沖地要給兩人慶祝。

本來還擔心贏不過七葉分數會有些危險,現在平局對她們是最有利的,必須要慶祝一下。

幾人說說笑笑走出,七葉卻是氣沖沖走來。

“舒煙,你跟逐夢的老闆是什麼關係?”

許舒煙一愣,一側的雲千千連忙上前解釋。

“七葉老師,餘總現在是我們的老闆。”

“隻是老闆嗎?”

七葉冷笑,環胸揚聲道。

“舒煙,你是怎麼上位的娛樂圈都心知肚明。一開始我來這個節目是以為這個節目投票是公正的,冇想到還是逃不過資本的運作。今天給你們打成平局,真是我的恥辱。”

許舒煙輕笑,詢問:“七葉姐,你怎麼這麼大的火氣啊?這麼多人呢,您得注意您的形象。”

真是有趣,輸不起就怪節目不公平。

比賽開始前傑哥就說了,依照她們的實力要想贏了七葉不現實,也太假。

所以要她放寬心,下一個打擂台的已經安排好了,這一局輸了也沒關係。

所以這一場的投票絲毫冇有作假,結果是平局她也是一樣的意外。

“形象?笑話,你一個年紀輕輕的小姑娘靠男人跟身體上位,你有什麼資格在這裡說我?”

七葉滿麵怒氣,混跡娛樂圈多年此刻好像絲毫不顧及自己說這話有什麼影響。

又或者說,她氣到失去了理智。

許舒煙看著身後看戲的任芸,頓時就明白是誰搗的鬼。

“你怎麼能這麼說話。”

段雪寧握著小拳頭出頭,被七葉劈頭蓋臉一頓訓斥。

“你算什麼東西?一個娛樂圈的十八線女星,你以為靠著舒煙你就能翻身了?小小年紀不學好,竟然學出賣她身體這一套,你爸媽生了你真是恥辱。”

得虧是上了年紀的,罵人都能罵到人的心窩裡。

“你胡說,舒煙姐不是那樣的人。”

段雪寧惱紅著小臉為許舒煙證明,舒煙姐喊老闆哥,身邊還有霍總跟顧總兩位優秀的追求者,怎麼會需要靠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