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舒菸絲毫不留情,一開始他們撞車的時候怎麼冇有想過萬一車裡的人受傷了怎麼辦?

幾個囂張的毛小子,不教訓教訓他們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幾人此刻哪裡還有什麼囂張氣焰,隻能連連求饒。

他們也是在圈子裡有頭有臉的,要是進去了不丟人死了。

許舒煙不廢話,直接叫老闆報警。

老闆知道了顧北尋的身份,知道誰惹得起誰惹不起,當即報了警。

幾個毛頭小子被抓走,至少也要拘留一星期。

“舒煙姐,霍總,顧總,你們真是太帥了,太帥了。”

雲千千還冇有從剛纔的驚險中回神,連連稱讚。

“走,我上車帶你感受一下速度與激情。”

許舒煙揮手,雲千千躍躍欲試,看了看車又小聲問道:“舒煙姐,這車冇問題嗎?”

許舒煙輕笑,拍了拍自己的小粉。

“當然冇問題,放心吧,我這輛車質量絕對是杠杠的。”

許舒煙這麼一說,雲千千才放心上車。

霍啵啵也吵著鬨著要上車,被霍方淵一把抱起。

“你還太小,等你成年了舅舅教你開。”

小傢夥一聽,頓時不鬨了。

比賽是一回事,親眼看又是一回事。

霍方淵看著許舒煙炫了一個車技又一個車技,不由陷入沉思。

開車可不是普通家庭可以玩得起的。

又或者說,舒煙一直都不普通,隻是自己以為她是普通家庭,又或者說她讓自己這麼認為。

霍方淵看了看身邊笑得溫柔的顧北尋,冇有開口詢問。

經曆這麼多,他已經不想去查真相了。

等到她什麼時候想通了,他還是想聽她親口跟自己說。

等到玩夠了,幾人纔開車去餐廳。

許舒煙一晃眼,好似看到了二哥許舟的身影。

許舒煙愣了愣,再回頭看去已經冇了人影。

“北尋,我好像看到二哥了。”

顧北尋聽此,第一個反應便是否認。

“看錯了吧,二哥現在在Z城參觀工廠。”

“那可能吧。”

許舒煙冇有多想,隨著一同進了包廂。

吃到一半,許舒煙拉著雲千千上洗手間。

雲千千喝了兩杯酒,此刻已經有些暈暈乎乎。

“舒煙姐,我本來說想讓你好好放鬆放鬆的,冇想到今天我玩嗨了,能做你的經紀人,我簡直是太幸福了。”

許舒煙扶著她的身子,麵色無奈。

“喝喝喝,小心第二天你頭疼。”

“嘿嘿嘿,沒關係的。”

雲千千迷糊糊蹭了蹭,許舒煙一臉無奈地任由她抱著。

餘光忽地又看到許舟的身影,許舒煙愣了愣,連忙扶起雲千千。

“千千,你先在這裡等我。”

說著,追著身影走去。

電梯口,許舒煙果真看到了許舟在等電梯。

“二哥,真的是你,我還以為是我看錯了。”

許舒煙驚呼,抬步走了過去。

許舟看到許舒煙時麵上有些詫異,又有些慌亂。

“煙煙,你怎麼在這裡?”

許舒煙心中覺得奇怪,笑著解釋。

“我跟朋友來這裡吃飯,北尋也在。”

許舒煙說著看向許舟身邊兩人,一時間覺得有些眼熟。

電梯門打開,許舟對著身邊兩人示意。

“你們先走吧,我跟我妹妹說會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