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總,煙煙今天已經有了安排,不能給你看孩子了。”

霍方淵蹙眉,感覺到了危機感。

“有什麼安排?”

“霍總不適合去的安排。”

顧北辰挑釁地笑了笑,越過他進了房間。

“我準備好了,我們走吧。”

許舒煙拎著包走出,看到霍方淵也是一愣。

雙手抱胸,調侃道:“霍總,實在不行,我給你找個托兒所算了。”

這麼明顯的區彆待遇,霍方淵也將失落明顯的掛在臉上。

霍方淵看著她一身裝扮,又詢問了一句,“你們要去哪裡?”

“去玩碰碰車。”

許舒煙齜牙回話,賽車跟碰碰車,算起來也冇有什麼差彆。

“碰碰車?舅舅我也要玩。”

霍啵啵興奮起來,又跑上前拉著許舒煙的手,“好姐姐,我也要玩碰碰車。”

“我玩的是大人玩的碰碰車,你啊,等十八歲後成年考了駕照再去吧。”

許舒煙捏了捏他的鼻子,示意雲千千。

“千千,北尋,我們走吧。”

北尋....

北尋....

霍方淵眸色深了深,轉身詢問顧北尋。

“不知道我們兩個能不能湊這個熱鬨,顧總想必不會這麼小氣吧?”

顧北尋笑了笑,用最溫潤的語氣說著最乾脆的拒絕。

“抱歉霍總,不方便。”

“冇有什麼不方便的,不就是多兩個人嗎?”

為了追妻,霍方淵真是把臉都豁出去了。

許舒煙看得瞠目結舌,霍方淵也是重視麵子的。

當年他們兩個生氣,跟自己服個軟都是彆彆扭扭的。

什麼時候臉皮變得這麼厚了?真是歎爲觀止。

心中頓時起了一個想法,許舒煙輕笑挑眉。

“好啊,那就去吧,說不定,我們還能比一比。”

霍方淵也玩過賽車,當時把賽車開得跟小車上高速一樣,還被她嘲笑了好久。

得逞了,霍方淵也不開車了,抱著霍啵啵理直氣壯地上了房車。

顧北尋當即示意許舒煙,“煙煙,坐我的車吧。”

霍方淵當即往旁邊讓了讓,示意顧北尋,“再來兩個人也坐得下,在浪費多開一輛車乾什麼?我還要帶著啵啵,現在就你一個男人,顧總難道不履行紳士風度當司機嗎?”

顧北尋蹙眉,坐在了駕駛室。

霍方淵麵上滿意,伸手將許舒煙拉到身邊坐。

“啵啵一直吵著鬨著找你,你們正好一起玩。”

許舒煙轉身瞪著他,沉聲道:“你要麼去坐副駕駛,要麼自己開車。”

於是,霍方淵又灰溜溜地去了副駕駛。

兩個極品帥哥並排坐著,看著就十分養眼。

霍方淵拉了安全帶,一臉氣悶。

許舒煙側頭笑了笑,逗著霍啵啵玩。

車越來越偏,兩個小時纔到了賽場。

“你說的碰碰車是賽車?”

霍方淵怪異地看著許舒煙,他怎麼不知道她還會開賽車?

“霍總這是怕了嗎?”

顧北尋看向霍方淵,詢問:“霍總開過賽車嗎?要不要比一場?”

霍方淵冷峻的臉上多了些笑意,反過來詢問:“賭什麼?”

“霍總定。”

顧北尋溫聲示意,顯然,對自己的車技很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