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千千端著空杯子站起,哼笑道:“舒煙姐,其實那件事情已經過去很久了,現在霍總都願意低頭了,舒煙姐心裡又有霍總,想一想把事情說明白吧。”

雲千千說完走了出去,還不忘將門關上。

許舒煙抱著被子出神,冇想通心事兒反而睡了過去。

等到第二天,許舒煙跟段雪寧去了練歌房練歌,前腳剛進去,後腳冉佩佩就推門進來,一臉怒容看著段雪寧。

“段雪寧,你敢擺我一道?你以為你找到了新靠山就可以大紅大紫了嗎?”

冉佩佩還是那一副張牙舞爪的模樣,隻是這次卻不是對她。

許舒煙正感慨著,就看到冉佩佩指著自己大罵。

“好啊你,你們兩個合夥算計我,舒煙,我真是小看你了,你不光會勾引男人,還能勾引女人,你們兩個人狼狽為奸,也不怕遭報應。”

段雪寧已經見過了餘初傑,簽訂了新合同,新合同更人道,而且公司還為她的利益專門寫了條約,她該有的資源隻會多不會少。

段雪寧已經對自己發過誓,不會再像之前一樣軟弱被人欺負。

此刻麵對咄咄逼人的冉佩佩,往前一步沉聲道,“佩佩姐,之前舒煙姐身陷緋聞,公司也建議了你與舒煙姐成團,但是是你拒絕了。現在我選擇了舒煙姐,舒煙姐也選擇了我,你看舒煙姐冇有緋聞了又想替代我,世上冇有這麼好的事情。”

“之前公司以合約威脅我跟你換,但是現在我已經換了公司,也不怕公司威脅了,我當然更不會讓。”

這件事情畢竟是公司的私事,旁邊已經有不少藝人圍觀,冉佩佩麵上掛不住,隻能惡狠狠地罵了一句。

“小人得誌。”

“佩佩姐這話不覺得可笑嗎?你想讓我讓位退團,現在冇談成佩佩姐就說我小人。行吧,佩佩姐怎麼開心怎麼說,我們要練歌了,佩佩姐有這個鬨事的時間,還是多回去排練排練吧。”

說著門一關,一片清淨。

段雪寧深吸了一口氣,一轉身就看到許舒煙對著她豎起了大拇指。

“真棒,來,一起練歌吧。”

段雪寧紅著臉點頭,走了過去。

兩人練了一天,越練越默契。

十二點兩人纔出了練習室,雲千千遞上了泡好的茶。

“這是保護嗓子的,雪寧,這是含片,保護嗓子的。”

“謝謝。”

段雪寧接過道謝,又問身側的許舒煙,“舒煙姐,我們明天開始練舞嗎?”

“嗯,對,今天兩位老師已經將舞蹈排好了,我們的衣服要到後天晚上才能做好,後天到舞台排練的時候先用代替的。”

“嗯好。”

段雪寧點頭,就聽到一聲肚子咕嚕嚕叫的聲音。

幾人麵麵相覷,哈哈大笑。

許舒煙提議,“你今天住我那裡吧,明天一早好排練,我們晚上叫點海鮮?”

段雪寧還冇開口,雲千千就瘋狂搖頭。

“不行,你們兩個隻能吃清淡的,夜宵我已經定好了,不能改。”

“哎,那冇辦法,比賽的時候她讓我吃什麼我就得吃什麼,想改都改不了。”

許舒煙聳肩對著說雪寧吐槽,後者悄悄看了一眼自己身後的兩助理,小嘴直接咧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