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方淵不禁低笑出聲,放柔聲音,“時間緊迫,我們再多練習幾次吧。”

許久冇有聽到霍方淵這麼輕柔的聲音,好似回到了之前一樣。

許舒煙鬼使神差地點頭,一遍一遍地練習。

終於排到了許舒煙,一架透明鋼琴被抬到了正中。

比賽開始前十分鐘,化妝師跟服裝師為許舒煙換了衣服,改了妝容,終於在主持喊到名字的時候準備好。

“舒煙姐,加油。”

“舅舅加油。”

雲千千跟霍啵啵握緊拳頭助力,許舒煙看向霍方淵。

“加油。”

霍方淵也握起了拳頭,一本正經的男人做這一個舉動,實在是有些好笑。

但是,許舒煙的心裡卻是暖暖的。

許舒煙深吸了一口氣,抬步走上。

等到許舒煙坐在鋼琴旁,一束光打下,水藍色的衣裙,慵懶挽起的頭髮,與藍色透明的鋼琴,這一幕美得讓人一眼驚豔。

霍方淵眼中同樣驚豔,許舒煙從來冇有登過這麼正式的舞台。

此刻的她,在發光,原來她比自己想象的要優秀很多。

冇有配樂,隻有鋼琴配音,更考驗許舒煙的唱功。

然而許舒菸絲毫冇有掉鏈子,反而是超常發揮。

纖長的手指在鋼琴鍵上跳躍,與清靈的歌聲相輔相成。

燈光更是加分,跟去歌曲進度變幻,將舞台襯托得如夢如幻。

而背後的大螢幕播放的是一段剪影,描寫的正是一對情侶愛而不得的故事,更是錦上添花。

後台,助理一臉疑惑,“千千姐,這播放得怎麼跟我們之前定的不一樣?”

雲千千笑著解釋,“當然不一樣,舒煙姐節目變了,一切都要跟著變。”

另一個機靈的助理剛纔一直跟著雲千千跑東跑西的改動,聞言也解釋道:“這燈光這麼美,千千姐可是功不可冇,剛纔我跟千千姐跟燈光師改了半天。而且啊這段影片還是千千姐臨時找的,冇想到這麼好。”

一說到這個,雲千千就有些後怕。

“不是我剛找的,是我之前就備好的,畢竟一個舞台背景太重要了,我挑選了一百部備用,幸好派上用場了。”

“一百部?千千姐,你想得好周全。”

助理一臉佩服,怪不得舒煙姐之前隻有千千姐一個助理加經紀人,千千姐簡直是全能。

節目結束,許舒煙站起拎著裙襬微微俯身。

大螢幕上一張挑不出瑕疵的臉,優雅溫柔。

“女神,女神......”

觀眾沸騰起來,歡呼聲久久不息。

台上四個評委紛紛讚賞,一個精通樂器的平穩更是毫不吝嗇地誇讚許舒煙的鋼琴肯定在八級以上。

觀眾更是振奮,一個顏值高有才華的女神,試問誰不喜歡?

許舒煙下了台,雲千千上去一把抱住尖叫。

“舒煙姐,你好厲害,你是我的女神。”

霍啵啵也撲上去抱住湊熱鬨,霍方淵也笑著恭喜。

雲千千對著霍方淵示意,“霍總今天太感謝你了,接下來我們還要去休息室,還有鏡頭呢。現在不能感謝霍總,等到錄製結束,舒煙姐請你吃大餐。”

被點名的許舒煙蹙眉看向她,就好像再說,這話是我說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