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頂樓處擺了一桌子菜,遠處已經放起了煙花。

而許舒煙卻躲在角落看著今天的訊息,今天難得冇有嘮叨,隻是說了聲元宵快樂。

還附帶了一張照片,跟霍啵啵還有霍圓圓的合照。

許舒煙唇畔不禁有些欣慰笑意,以前自己也是回家過年,但是他卻一直都是一個人,要麼就是去他那兩個兄弟家裡。

現在,他總算是跟自己家人在一起了。

“小樣,笑得還挺帥。”

許舒煙彈了彈螢幕上的臉,身後傳來一聲疑惑。

“怎麼躲在這裡?”

許舒煙收起手機轉身,就看到了顧北尋在麵前。

“看個八卦。”

許舒煙笑著收起手機,又看他穿的單薄蹙眉開口。

“年輕人,你不要仗著身體好就這麼虧待自己的身體,這大冷的天你穿這麼薄,當心老了落毛病。”

顧北尋麵容錯愕,笑著調侃,“能被你關心兩句,也值。”

許舒煙哈哈大笑,拍了拍他的肩膀。

“瞧你這話說的,咱兩家關係這麼好,你也算是我哥,我怎麼可能不關心你?走,去吃飯,肚子都餓了。”

許舒煙先走一步,身後的顧北尋卻是麵容苦澀。

哥......

她這是再告訴自己,還是對自己無意嗎?

不過,她已經可以隨意調侃自己了,總算不是客氣了,這也是一種進步。

顧北尋安慰好自己,回了餐桌跟著舉杯。

第二天,許舒煙跟顧北尋帶著雲千千準備回南城。

孫子孫女要離開,許爺爺忍不住有些傷感。

而在聽到許舒煙保證一個月回家一次後,頓時樂開了花,其他幾個孫子回不回來也無所謂了。

許舒煙看向謝甜,不確定地又問一遍。

“真不跟我走了?”

謝甜瀟灑擺手,“不了,我在北城還有點事情。”

“好,什麼時候去南城了告訴我。”

許舒煙囑咐一聲,上了車。

許爺爺紅著眼眶點頭,“去吧去吧,千千呀,你到時候跟煙煙一起回來看看爺爺。”

雲千千連忙保證,“好,下次我跟舒煙姐回來時候給你帶好吃的。爺爺放心吧,我一定會把舒煙姐照顧得好好的。”

許爺爺點頭,又對著許舒煙囑咐。

“這麼大的人了,好好照顧自己,還有照顧千千。”

許舒煙擺手,“知道啦爺爺,回去吧回去吧。”

雲千千心中一動,齜著牙揮手。

顧北尋開著車,笑著感慨,“爺爺是真的喜歡千千。”

雲千千下巴一揚,分外驕傲,“那是當然。”

許舒煙嘖嘖搖頭,“彆提了,這幾個月成了爺爺的跟屁蟲,最可怕的是,她竟然拉著爺爺一起監督我練舞練歌。”

話雖這樣說,但是她明白千千是代替自己陪著爺爺。

爺爺喜歡她也不是冇有原因的。

雲千千吐槽,“還不是舒煙姐老是想著偷懶。”

兩人在後座鬨開,顧北尋也被感染,一路上也不會覺得辛苦。

再次回到彆墅,雲千千則是閒不下來,將之前定好的衣服又翻騰出來打算再挑一遍。

許舒煙撐腰,有些無奈:“至於嗎?不是都挑好了嗎?”

“不行,之前的情勢跟現在的情勢不一樣。既然我們要高調,那就要將高調貫穿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