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舒煙恍然大悟,怪不得林楚傷剛好就親自來了,原來是他們公司出現了危機。

許舟抬手撫了撫她的頭,柔聲開口:“這是他們犯的錯,他們該償還,煙煙不要心裡有負擔。”

“我纔不會同情他們,畢竟她們想要的是我的命。”

許舒煙自認冇有什麼善心,也不是什麼聖母婊,白蓮花。

一切都是他們自作自受。

“你能這麼想就好,大哥就怕你心軟。我們許家的小公主因為他們受了這麼多苦,不付出些代價我們怎麼能消氣?”

許舟麵容欣慰,又輕聲道:“好了,快回去睡覺吧,當心明天起不來被姑姑教訓。”

“嗯嗯,二哥晚安好夢哦。”

許舒煙做了個安眠的姿勢,小跑出了房間。

許舟麵上的笑意頃刻間訊息,推了推薄鼻梁上的眼鏡,起身關門。

大年二十九,大嫂也趕了回來,家裡徹底熱鬨了起來,從早到晚的準備著晚上的跨年夜。

在方案上,幾個年輕人卻為跨年是看春晚還是看球賽發生了爭執。

許舒煙本來還參與了其中,手機就響了起來。

拿起一看,是霍啵啵。

抿了抿唇,許舒煙拿著手機上了樓。

接通視頻,還是那個可愛的小鬼頭。

“姐姐,新年快樂。”

許舒煙故意誆他,“真乖,隻是你拜年拜早了,可冇有紅包哦!”

小傢夥認真搖了搖頭:“舅舅給了我好多紅包,”

許舒煙挑眉詢問:“是你舅舅讓你給我打視頻的?”

霍啵啵還想說什麼,就被大手捂住了嘴巴。

霍方淵出現在鏡頭中,麵容窘迫。

“你...身體好了嗎?”

許舒煙看著她的模樣嚇了一跳,隨即開口回答:“我身體是好多了,但是你這好像不太對勁,怎麼才這段時間不見,你就一下子老了十幾歲?難道是你新女朋友太纏人了?”

這麼一說,霍方淵更是覺得窘迫。

“冇有什麼新女朋友。”

“那天你明明說你有了新......”

許舒煙橫眉冷對:“你騙我?你知不知道就因為這件無聊的事情我出了車禍?”

許舒煙隻是隨口抱怨了一聲,霍方淵愧疚垂下了頭。

“煙煙,對不起。這一切都是我的錯。”

“......我就隨口一說。”

許舒煙覺得有些尷尬,握拳輕咳了一聲:“那什麼,新年快樂,過去就過去了,這件事情就不提了。”

“新年快樂。”

霍方淵艱難扯了扯唇角,從頭到尾透漏著一股滄桑的氣質。

許舒煙莫名覺得揪心,隨便找個藉口將電話掛掉。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霍方淵怎麼跟變了一個人一樣?絲毫冇有之前的霸道總裁範兒了。

正想著,謝甜急急忙忙的衝了進來。

手忙腳亂的將門窗關上,又將門反鎖了。

頗有些做賊心虛的架勢。

許舒煙看的有些好笑:“這是乾什麼呢?難道你又把五哥給整了?”

謝甜搖頭,滿臉怪異的開口:“見鬼,陸與寒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