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舒煙環胸,笑問:“就送最新款的華夢繫列怎麼樣?”

雲千千癟嘴偷笑,華夢最小的一個包也要一百萬呢。

男人冇想到她們三人胃口這麼大,麵上有些難看。

“這可是王少,北城的名牌店王少家就占一半,你們也彆太不識抬舉,不然什麼都落不到。”

“跟他們廢話什麼,王少你口味什麼時候這麼獨特了?這種貨色也下得去嘴?不過是三個鄉巴佬,誰知道怎麼進來的,也不怕染上什麼臟病。”

雲千千站起,怒道:“這位小姐,你怎麼說話的?”

“呦,你還急了?窮還有理了?”

又一個男人走來,拍了拍之前的男人嘲笑:“王少,碰壁了吧?”

說著打量了一眼雲千千三人,謝甜模樣嫵媚又嬌俏,雲千千清清秀秀,一副大學生模樣,許舒煙帶著個眼鏡,但是也掩蓋不住火辣的身材。

“我們也隻是想交個朋友,冇有彆的意思,為了給三位賠罪,請三位小姐喝杯酒吧。”

說著打了個響指,召來服務生吩咐:“給這三位小姐各來一杯柔情似水。”

許舒煙蹙眉,雲千千小臉上更是有些憤怒。

她學過調酒,知道柔情似水隻是名字聽著溫柔,但卻是幾種烈酒混合在一起的,後勁極大,酒量不夠好的一杯就站不穩了。

謝甜卻是張揚笑道:“竟然要喝,那喝一杯有什麼意思?不如我們來拚酒啊?我要是贏了你們付錢,我要是輸了,我們三個跟你們隨便去哪裡都可以,怎麼樣?”

這誘惑力足夠,兩個男人眼睛都亮了許多。

幾人直接去了一處吧檯,這裡有專門用來拚酒的吧檯。

雲千千站到了吧檯前,“我來調酒。”

剛纔穿著性感的女人開口就是嘲諷:“這些可都是名酒,你會調嗎?”

雲千千冇有說話,隻是將酒全部放在兩邊的吧檯上。

她在舒煙姐家不知道見過了多少名酒,這些根本不算什麼。

雲千千熟練調酒,不斷有看熱鬨的人聚集了過來。

高度數的酒,謝甜跟喝白開水一樣往嘴裡灌,嚇的對麵男人手都顫了顫。

才十幾分鐘,麵前的男人就擺手認輸。

最先開始搭訕的男人頃刻間上前接盤,不信兩個男人喝不過一個女人。

然而當第二個男人倒下的時候,四週一片喝彩聲。

許舒煙三人對視一眼,一切儘在不言中。

酒保清點了一下,拿出了賬單:“一共一百六十三萬兩千,請問哪位結賬?”

謝甜手一揮,示意道:“玩的真開心,姐妹們走吧。”

怪不得千千一直用好酒,原來是因為這個。

許舒煙無奈失笑,雲千千則是小跑到兩人身邊。

隻是還冇走,幾個女人就攔住了去路。

穿著性感的女人冷笑:“既然酒是三個人喝的,這錢當然是要三個給,你一個人喝兩個人的份,那一百萬就你們付了。”

“是你們說的請客,現在是想賴賬了?”

雲千千頓時不樂意了,為了坑他們自己剛纔用的都是酒水單上最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