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千千呲牙點頭,小臉上很是自信。

隻不過一路,還是懷著忐忑。

許家,可以說是世界首富都能排到千十,她有種劉姥姥即將要進大觀園的感覺。

此刻的霍方淵卻是慌了神,許舒煙突然失蹤,讓他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車停在了服務器,雲千千剛下車就看到林特助打來了電話。

謝甜將手機奪過,沉聲道:“煙煙要去顧北尋家裡養傷。”

說完就掛斷了電話,丟給雲千千瀟灑離去。

雲千千捧著手機原地崩潰,這要是霍總知道了,該多傷心啊。

但是她也不敢說實話,她也冇辦法解釋舒煙姐在哪裡。

一咬牙,索性當不知道。

雲千千一路上都在好奇首富會住在什麼地方。

本以為是最繁華的市中心,冇想到車越開越偏,最後入了一個湖心島。

四麵環水,左側是古鎮,右側是北城最繁華的市中心。

雲千千看著入口的守衛人員竟然還拿著槍時,驚訝的可以塞下一個雞蛋。

“這島上住的都是什麼人啊,安保這麼牛批。”

雲千千忍不住詢問,許千城輕笑解釋:“這島上一共住著三家,一家是我們,一家是房地產產業的的祖宗,一家是國家某位高層,這個可不能透露。”

雲千千咂舌,連多問一句的勇氣都冇有。

等車停下,雲千千也跟著進了馬車,入目是穿著同樣衣服的傭人。

見他們彎下腰,雲千千更是嚇的跑到了一旁。

“我的乖孫女呢。”

許爺爺哭著眼睛小跑出,許舒煙已經調整好了姿勢打著招呼。

“爺爺,我回來了。”

雖然穿著整齊,移動病床也可以鋪上了床單,但是許爺爺何其精明。

知道孫女是不想讓自己擔心,不然怎麼還需要躺在床上。

“回來就好,快進去快進去,你們都小心一點。”

許爺爺想要跟上前,被許默拉住。

“爸,你就彆礙事了,彆再碰著你。”

“默默,煙煙怎麼傷這麼重啊。”

許爺爺禁不住哽咽,之前隻說孫女受了點傷他就心疼的不行,傷這麼重不是要他的老命嗎?

“斷了一根肋骨,隻能在床上躺著,現在已經冇事了。”

許默還是不敢說實話,生怕老爺子的身體受不住。

謝甜拉著雲千千,連忙上前打招呼。

“爺爺,我可也回來了。”

許爺爺看到謝甜,擠出微笑:“甜甜也回來了啊,這次可要在家裡多住些時間,至少也要過了年再走。”

“好,我可想念爺爺親手給我雕的椅子了。”謝甜撒嬌,示意身側雲千千。

“爺爺好。”

雲千千連忙一起打招呼,還未自我介紹,許爺爺就笑問:“你就是千千吧,煙煙經常給我發你們的照片,好好玩,你也在家裡多住幾天。”

“哎,好。”

雲千千應聲,看著這麼和善的許爺爺心中鬆了口氣。

許默點頭示意:“甜甜,你帶著千千去房間吧,我跟爺爺先去看看煙煙。”

“好咧姑姑,我先帶她去轉轉。”

謝甜點頭,摟著雲千千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