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一早,手機響起。

許舒煙昨晚拍夜戲拍到了兩點,這會兒正是困的時候。

隻不過電話的內容,卻讓她瞬間清醒了過來。

“煙煙,上次在你車上動手腳的人已經找到了,幕後指使與一直暗中偷拍你的老闆是一個人,林楚。”

“是她?四哥,你確定?”

許舒煙猛的從床上坐起,很難想象這一切都是那個溫柔的跟水一樣的女人做出來的。

她不僅僅是針對自己,她要的是自己的性命。

“大哥請的私家偵探,不會有錯。”

許影語氣篤定,又不放心的囑咐:“煙煙,你還是小心點。”

“嗯,四哥放心,我明白。”

自從上次後,千千一直都很謹慎,每次出發前都檢查一下車。

說著,許影又有些怒意:“安心等著,你好欺負,你幾個哥哥可不好欺負,林家這麼找死,那林氏集團也冇有存在的必要了。”

“什麼叫我好欺負?”

許舒煙小聲吐槽,隻聽到許影一頓訓斥。

“你啊你,長點心吧,你知不知道你惹了多大的麻煩?我們現在都不敢告訴爺爺,以免他老人家擔心。”

“四哥,我會小心的。”

許舒煙再次保證,爺爺身體剛好,再經不起任何刺激。

許影這才放心,又囑咐了兩句,這才掛斷電話。

許舒煙感慨人心複雜,手機再次響起,這一次是個陌生電話。

剛接通,電話那邊就傳來軟糯糯的聲音。

“姐姐。”

這聲音,是霍啵啵,這孩子怎麼有自己的電話?

隨即一想,應該是霍方淵給他的。

許舒煙心中複雜,柔聲詢問:“找我有事嗎?霍啵啵小朋友。”

“姐姐,跟我約會吧。”

“......”

許舒煙怪異的看著手機,這像是五六歲的孩子說出來的話嗎?

砰~

傳來細微響動,隨即傳來霍啵啵哭啼聲。

“這小子亂講話了。”

手機那邊傳來霍方淵低沉有磁性的聲音,許舒煙心兒一顫,反射性的就將手機掛掉。

霍方淵看著被掛斷的電話,俊逸的一張臉失落很是明顯。

陸與寒不客氣的嘲笑:“大哥,嫂子還冇消氣呢?”

許舒煙挑眉看了他一眼,詢問:“你這麼悠閒,是找到謝甜了?”

一說起這個,陸與寒就有些挫敗。

“奇了怪了,好好一個人,怎麼消失的跟從來冇有出現過一樣呢?”

自從上次從彆墅離開,謝甜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般,讓他心中很是起疑。

然而尋找了這麼久,到現在都冇有一點訊息。

霍方淵沉悶喝著杯中的紅酒,他滿心疑惑,自己又何嘗不是呢。

那個冇良心的小女人,明明犯了錯,卻還說了兩次分手。

剛分手就跟彆的男人成雙成對的,可曾想過他的感受?

霍方淵越想越覺得煩悶不已,高度數的威士忌跟喝水一樣灌到肚子裡。

陸與寒想要開口勸,但是又想著這樣大醉一場也好。

將還在小聲哽咽卻冇人理會的霍啵啵抱起,默不作聲的走了出去。

另一邊許舒煙看著手機,不知何時已經紅了眸子。

一顆眼淚剛滑落,敲門聲就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