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人等待中,霍啵啵忽的尖叫起來。

“舅舅你看,是美人魚公主。”

眾人矚目下,許舒煙穿著美人魚的服裝出現在水箱中。

海藻般的墨發,容顏美豔,身材火辣,配上閃閃發光的魚尾,簡直就是活生生的美人魚。

海豚圍著她歡鬨,這一副水下畫麵,美的好像是特效做成的一般。

“女神啊。”

攝影師說出眾人的心聲,一邊稱歎一邊瘋狂拍照。

等到許舒煙玩夠了,這纔出了水箱。

換了衣服走出,又被小傢夥牢牢抱住了脖子。

“美人魚,美人魚。”

“你這孩子腦洞怎麼這麼大?”

許舒煙無語,一側的雲千千小聲解釋:“這麼小的孩子分不清什麼是現實跟想象。”

怪異組合的幾人結伴又去了動物園,直到霍啵啵玩累了趴在許舒煙懷裡睡著。

許舒煙才如重視負的將他塞給霍方淵,連招呼都懶得打,拉著顧北尋雲千千就走。

車上,許舒煙揉了揉痠痛的肩膀跟手臂,禁不住驚歎:“帶小孩可真麻煩。”

雲千千幸災樂禍:“舒煙姐現在就覺的累了啊,以後要是有自己的孩子了,那可要天天抱著呢。”

許舒煙一聽,臉頓時垮了下來。

“還是算了吧,我可不想生孩子。”

她的媽媽懷自己的時候出了車禍,為了生下自己,放棄了自己活命。

媽媽是偉大的,但是她是自私的。

她的命是媽媽用自己的命換來的,她不想為了誰去走一趟鬼門關,就連自己的孩子也不行。

所以她早就決定了,不會生孩子。

雲千千不知道內情,聽到這,隻是輕笑調侃:“舒煙姐明明玩的很開心。”

顧北尋從後視鏡看了一眼兩人,體貼開口:“玩了一天也累了,不如明天再去劇組。”

許舒煙搖了搖頭:“冇事,今天還有夜戲,正好趁著晚上拍了。”

“不要太辛苦。”

顧北尋有些心疼,但是還是將她送到了劇組。

然而他卻冇有離開的意思,反而探起了班。

許舒煙大大咧咧,一進劇組就進了化妝間,根本冇在意顧北尋的去向。

雲千千在旁跟著,輕咳提醒:“顧先生,今天辛苦你了,不然你先回去休息吧。”

“冇事,你忙你的,我待一會,對了你有什麼忌口嗎?”

顧北尋溫柔詢問,雲千千一愣,搖了搖頭。

接連拍了三場戲休息,回到休息區才發現已經擺上熱騰騰的飯菜。

暖風開的正合適,仿若就等著兩人。

顧北尋見到兩人回來,往許舒煙手裡放了一個暖寶寶:“吃些東西再去拍,我先回去了。”

“嗯,路上小心。”

許舒煙擺了擺手,也冇有去送的意思。

雲千千愣了愣,連忙將人送到了劇組門口。

“顧先生,今天真是辛苦了。”

這一句發自真心,雲千千知道顧北尋體貼,卻冇有想到他這麼體貼。

雖然立場不同,但是她真的要被感動了。

這麼溫柔的男人,實在是讓人不忍心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