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議室,許舒煙冷臉看著林特助:“他們這段時間,每天都在一起?”

“冇有。”

林特助小聲反駁,身邊的雲千千直接拍桌:“說實話,不然我再也不理你了。”

林特助喪著臉,慫了:“其實...其實也不是每天都在一起。而且霍總跟林小姐談的是公事,林家正跟我們十夜商討收購慕氏的事情,不過這個是商業機密,不能對外說。”

“原來是談生意啊舒煙姐,我就說呢,霍總忙起生意來一直都很認真,所以..所以最近可能就是忙了一點。”

說完這話雲千千恨不得給自己一巴掌,這話說的自己都不信。

忙生意會忙到一句解釋都冇有嗎?這是在公司裡,竟然當著那麼多人的麵跟那個女人一起走了,這不是當眾告訴他們舒煙姐已經失寵了嗎。

“繼續給我接通告接劇,都發給千千,我會自己挑選。好好挑,我與你們簽的合約可冇有標註違約金,我隨時都可以離開。”

說完這句話,許舒煙就站起離開,身影瀟灑。

“這...這....”

林特助冇想到許舒煙會這麼較真,一時有些為難。

雲千千拍桌,冷哼道:“我警告你,身為霍總跟舒煙姐cp粉的一員,你要是敢變心我絕對饒不了你。”

“我跟你一樣,支援舒煙姐。”

林特助連忙表態,怕雲千千不信又加了一句:“你有什麼事情,還是可以隨時問我。”

“算你識相。”

雲千千輕哼,起身離開。

雲千千剛上了車,許舒煙就直接命令:“回彆墅。”

雲千千一愣:“回哪個彆墅?”

“當然是霍方淵給我買的彆墅。”

許舒煙挑眉,斜睨看了一眼雲千千。

雲千千連忙應聲,啟動了車。

許舒煙撥打了一個電話:“喂,是搬家公司嗎?”

“......”

彆墅中,雲千千眼睜睜的看著搬家公司的人將屬於許舒煙的東西打包帶走。

大到喜歡的傢俱,喜歡的花,小到鑽石耳釘,也不知道搬去了哪裡。

搬完後,許舒煙又打通了張媽的電話:“張媽,你先休息一段時間,到時候我給你打電話。”

雲千千想到什麼,擔憂的問了一聲:“舒煙姐,你不會是想把這套彆墅賣了吧?”

“賣什麼?這彆墅是我的,怎麼處置都是有我決定,我留著升值不行啊?”

“行,行。”

雲千千尬笑一聲,真是神仙打架,小鬼遭殃。

這彆墅若是賣了那就虧大發了。

“走吧,回賓館。”

發泄完,許舒煙隻覺得十分暢快,小臉上也有了些笑意。

許舒煙安心拍戲,也不再想些有的冇的。

沈昱每日獻殷勤,許舒煙卻絲毫不感冒。

拍攝很順利,許舒煙將大女主的心理與姿態拿捏的很好。

就連導演都私下稱讚許舒煙是情場失意,片場順利。

忙碌了以後休息下來,許舒煙帶著雲千千去遊輪度假。

然而當許舒煙在入口遇到沈昱時,許舒煙不禁佩服他的耐心。

“沈先生,我說過多少遍?你不是我的菜,彆在我身上白費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