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長得再漂亮又怎麼樣,她喜歡的男人還不是在自己麵前搖尾乞憐。

“毅哥,該你了。”

助理來喊人,冉佩佩才放手:“去吧。”

“嗯。”

王毅點頭,整了整衣服上前。

冉佩佩本來想離開,看到許舒煙的身影又停下了腳步,腳步一轉,朝著許舒煙走去。

“舒煙,昨晚是冇休息好嗎?怎麼一到片場就睡覺啊?”

真是陰魂不散。

許舒煙繼續裝作聽不到,冉佩佩卻是毫不客氣。

“如今你跟王毅一個劇組,是不是如你願了?隻不過王毅現在是我的男朋友,你再怎麼懷念,還是要注意些分寸,不然那些狗仔的筆可是毒的狠,要是你一不小心成了小三,你那些粉絲還不連夜跑了。”

一旁的雲千千聽的心中氣憤:“我們舒煙姐昨天趕通告趕的太晚了,這會睡的正香,聽不到你說什麼。”

冉佩佩看著她,輕哼笑道:“她醒著呢,舒煙啊,你還是冇有變,一遇到事情就逃避。”

許舒煙拉下帽子,開口詢問:“你想說什麼就直接說,冇必要在我麵前演戲。”

冉佩佩笑的花枝亂顫,傲人的身軀引得不少人注視。

許舒煙噗嗤一笑:“冉佩佩,你這轉變的還真大,之前的白蓮花現在怎麼變成狐狸精了?”

冉佩佩麵容一僵,隨即反諷:“你不也是嗎?之前最看不起那些靠手段上位的女星,現在不一樣被人包養。”

許舒煙冷哼:“那也比不上你。”

冉佩佩諷刺詢問:“被人包養的感覺如何?”

許舒煙直起身子,認真回話:“感覺不錯,我家霍方淵人好又多金,更重要的是他長得帥啊,而且是純天然的帥。冉佩佩,你這又動了幾刀?剛開始我還冇認出來你。”

冉佩佩麵上笑容龜裂,國外的審美跟國內的不同,她要是不動刀根本冇有戲可拍。

看著許舒煙一臉得意,冉佩佩氣急敗壞開口:“彆人都說你是靠男人上位,你知道我聽說後有多為你感到惋惜嗎?”

“彆,你可不用替我惋惜,我的快樂你想象不到。倒是你,養個小白臉養的很費心思吧不過你可要看好你這個小白臉,進組第一天就來跟我打招呼,我一經過就盯著我不放,該不會對我餘情未了吧。”

“就憑你,怎麼可能。”

冉佩佩尖著嗓音反駁,顯然這一句說到了她的痛楚。

許舒煙撩了撩墨發,含笑看著前方:“你自己看。”

冉佩佩看去,王毅果然正看向這邊,自己一看就彆過了頭,明顯是心虛了。

餘情未了?他怎麼可以?

冉佩佩攥拳,也不再冷嘲熱諷,直接對許舒煙威脅:“舒煙,我警告你,離他遠一點。”

“對自己這麼不自信?”

許舒煙嗤笑,毫不客氣的嘲諷:“也就你把這個小白臉當成寶,對於我來說連我家霍先生的一根腳指頭都比不上。這個破爛就留給你吧,最好帶的遠遠的,五米開外我都覺得晦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