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禮服店中。工作人員都在旁張望著這場明星鬨劇,不捨得離去。

母女兩個輪番上陣,一個接一個的嘲諷著。

許舒煙麵容不耐:“我今天冇心情與你們玩鬨,你們識趣點就自己離開,不然我這脾氣一個不好,若是爆出什麼驚天醜聞來,明日可會成為頭版頭條。”

任芸麵色白了白,鄭靜卻是冷笑出聲:“醜聞?若是論醜聞誰能比得上你?誰知道你靠了多少個男人纔有今天的位置,你冇看到八卦週刊上有人說嗎?你的每一個角色都是你睡來的。外麪人模狗樣的,裡麵不知道臟成什麼模樣。”

許舒煙蹙眉,有些厭惡這一張嘴。

謝甜猛的從試衣間走出,大步上前啪的一聲打再鄭靜的臉上。

“嘴這麼臭,要不要我幫你廢掉?”

“你什麼東西,你敢打我?”

鄭靜怒瞪著謝甜,抬手就要還回去。

謝甜隻是稍微後退了一步就精準躲過,反觀鄭靜撲了一個空,踉蹌轉了一圈才落地。

任芸看出謝甜有些身手,將鄭靜拉到身側:“我們走吧。”

“媽~她打我,我們怎麼能走啊。”

鄭靜跺腳表示不甘心,她以前到哪裡彆人都順著她,偏偏遇上這個許舒煙,就被三番兩次的羞辱。

“靜靜。”

任芸低沉聲音警告了一聲,心中無奈。

這個女兒怎麼這麼沉不住氣?許舒煙在娛樂圈裡,她們母女兩個報仇的時間多的是,何必在這麼多人麵前丟人現眼?

鄭靜看著謝甜,張口就罵:“你們兩個賤人,不就是男人的玩物嗎?還覺得榮幸了?”

謝甜目光鋒利,快步上前拉過鄭靜,伸手一用力,卸了她的下巴。

“啊..唔...。”

鄭靜慘叫,但是無奈說不出話來,隻有滿臉的狼狽。

謝甜嫌惡的拍了拍手:“這臉上是塗了多少層粉?真噁心。”

“靜靜,靜靜。”

任芸慌張看著自己的女兒,急切吼道:“快報警,快報警。”

許舒煙站起,看著無措的經理淺笑開口:“隻是一點小矛盾,不至於麻煩警察叔叔。”

經理有些為難,她隻是打工的,這些個人她誰都惹不起。

許舒煙走向任芸,意味深長的開口:“若是芸姐非要報警也可以,正好我也想跟警察叔叔與那些媒體聊一聊蓄意謀殺是什麼罪名。”

任芸麵容白了白,這件失敗的算計,就好像是成了她的軟肋一般。

雖然心中惱恨,但是她卻不能破罐子破摔。

“靜靜,我們先去醫院。”

任芸扶著鄭靜離開,四周也恢複了平靜。

“真是掃興,不試了,這七套都包起來吧。”

謝甜擺了擺手,坐到一側的椅子上指揮。

“你們快點,買完去乾飯。”

雲千千糾結手中兩套禮服,隨即拿出最喜歡的一件:“舒煙姐,我就要這件吧。”

許舒煙又挑了三件,示意一起結賬。

雲千千連忙擺手:“舒煙姐,我也穿不著一套就夠了。”

好傢夥,這四件加在一起要三十多萬呢。

“都挺適合你的,一起包起來吧,場合總是少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