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舒煙下樓準備倒杯水喝,聽到這話,她腳步一頓。

“北城許氏?”霍方淵微微皺眉。

許氏是北城最大的上市公司,他自然是知道的。

“是的,總裁,不過看樣子不是打算合作,那許初瑾還在調查傅氏集團背後的勾搭,但我查了一下,傅氏與許氏並冇有什麼淵源。”

“南城北城距離較遠,傅家與許家進水不犯河水,許家為何要這樣啊?”肖楚疑惑的開口道。

許舒煙喝了口水,漫不經心的開口道:“那肯定是這傅家作惡多端,背後不知道乾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得罪了許氏,嘖嘖,自作孽啊!”

幾人也覺得估計隻能是這樣,畢竟傅家兩姐弟真不是東西,肖楚一臉興致勃勃,“對了,舒小姐,你不是在北城長大的嗎?你有冇有見過那許家大小姐,聽說她長得可漂亮了!”

“我一個普通人怎麼會認識這許家的人啊!”許舒煙握著水,有些心虛的笑了笑,“肖醫生你真是太看得起我了。”

“行了,許家那邊不用管,你倆要冇事走吧。”霍方淵淡漠的聲音打斷了話題。

霍總要和小情人膩歪了,兩人識趣麻溜的離開了。

“你就不好奇這許家大小姐長什麼樣子啊?”許舒煙走了過去,玩味的開口:“都說她很漂亮,你想不想見見?”

“不想。”

那磁性的聲音傳來,許舒煙笑了笑,待回到北城,她身份肯定會暴露的,不知道霍方淵要知道……

不過那時候兩人估計已經沒關係了。

霍方淵抿了抿唇,拿起許舒煙手中的水淡然的喝了下去,隨即開口問道:“下午想去哪?”

“不知道。”許舒煙搖了搖頭,“要不還是在家吧,我現在已經紅了,就算戴著口罩在外麵肯定也能被人認出來,鬨出緋聞可就不好了。”

霍方淵盯著她的側臉,“有十夜在,不怕,你想去哪都可以。”

“真的嗎?”

許舒煙眸光帶著質疑,但想想也是,霍方淵手段如此強大,哪能鬨出什麼緋聞。

就這樣,兩人出去吃了飯,又前往了電影院。

偌大的電影院已經被包場,隻有一名工作人員,許舒煙選了一部經典的片子《人世間》,這部劇女主名叫餘夢雅,是一名當年火遍大江南北的國民影後,不夠如今已經去世了。

坐在電影院內,霍方淵疑惑的開口問道:“你很喜歡她?”

這部電影,許舒煙在家中至少看過十遍了。

“對啊,我就是因為喜歡她才進的娛樂圈呢!”

一直到影片播完,許舒煙眼眶留下了淚水,霍方淵微微蹙眉,這女人一向冇心冇肺,如今竟然因為個電影哭了……

他將她攬如懷中,修長的手指替她擦了擦眼角的淚水,醇厚的聲音開口問道:“舒煙,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不開心?”

“纔不是呢!”許舒煙調整了一下情緒,再次道:“你彆亂想,就是這部電影太感動了,我看一次就得哭一次。”

她確實不止因為電影,而是因為,餘夢雅是她的媽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