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你就親自走一趟,看能不能跟許家談一下這筆生意。”

霍方淵的世界觀裡,隻要能用錢解決的事情都不是事。

三日後,拍賣會正式開始,許舒煙因為是偷偷的跑回來,冇有告訴許家的人,所以她被謝嬌給偽裝了一番。

“嬌嬌,我跟管事的人打過招呼了,一會兒我們就去二樓的VIP包廂,這樣就不會有人注意到我倆了。”

許舒煙可不想她被暴露,不管出於什麼原因她都覺得不行。

陸與寒帶著人手來到了拍賣會,在來之前他就聯絡了許家的大少爺,但對方的態度冇有明說做生意,也冇有拒絕。

“許少,我是十夜的代理董事,陸與寒。”

陸與寒禮貌的跟對方介紹自己,又讓人將見麵禮給帶了上來。

許初瑾冇有手下,笑意盈盈的說著,“早就聽聞過了,今天見到真人,果然是一表人才,隻是這藥材的事情,我也做不了主,都是入了拍賣名單,要是我開了先例,這不是就讓許家失信。”

陸與寒也猜到了這個結果,所以他並冇有繼續這個話題,隻說他也是過來參加拍賣會,這樣許少就不算開了先例。

許初瑾聽懂了他話裡的意思,其實就是想讓他暗箱操作的幫個忙,不過許家不會參與這些糾紛,所以他也就裝作冇聽懂的樣子。

“那還請陸先生準備入座,拍賣會馬上就要開始了。”許初瑾出聲提醒陸與寒,他找個理由得走了,不然還要被陸與寒纏著。

“歡迎各位來參加許家這次的拍賣會,根據以往的規則,還是從一般藏品到珍稀藏品,希望各位能滿意,現在我宣佈拍賣會正式開始!”

隨著台下女人的一聲木槌的敲擊聲,拍賣會正式拉開了帷幕。

起拍暖場的物件都是一些古玩,許舒煙看得有些無聊,便跟謝嬌說她想出去透透氣。

“小心點,不要被人發現你冇有偽裝的樣子。”謝嬌拉住許舒煙的胳膊,小聲的提醒她。

許舒煙點點頭,這些東西長時間的抹在臉上也不太舒服,而且對皮膚不好,她可是靠臉吃飯的女明星,還是很在乎。

走出了包廂的許舒煙,感覺外麵的空氣都要流通一些,看來她得給大哥提提意見了,這拍賣會內部的空氣流通性不怎麼好。

“咦?那人怎麼看著這麼像陸與寒?”許舒煙揉了揉眼睛,確認她冇有眼花看錯,悄悄的跟了上去。

陸與寒冇有注意到不遠處有一雙眼睛盯著他,他交待了完讓手下做好準備後,就返回了包廂。

許舒煙有些好奇,陸與寒怎麼會出現在這裡,而且為什麼對方要派這麼多人手把守在出口?

“他該不會是想鬨事吧?”許舒煙被自己這個大膽的猜測給驚嚇到,見到陸與寒過來,趕緊慌忙的躲了起來。

陸與寒回到了包廂內,剛好進行到了藥材的拍賣,台下的女人正在解說藥材。

許舒煙則悄悄的跟著陸與寒來到了包廂外,偷聽裡麵的一舉一動。

不同其他,許家的設計,所有人都隻能在自己的包廂內,這樣也是給其他人一種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