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著,雲千千便離開了房間裡。

許舒煙洗完澡,換了衣服,一個人坐在落地窗前,她的思緒有些混亂,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然而就在這時,手機響了。

許舒煙拿出手機,點開,竟然是淩齊給她發的訊息。

“師父,啥時候才能帶我打遊戲啊?”

自從上次之後,淩齊就稱呼她為師父了,這段時間,找過許舒煙很多次打遊戲,許舒煙都拒絕了,如今閒來無事,許舒煙便發了一個訊息過去。

“現在吧。”

淩齊一看到這,整個人興奮的不行。

“師父,你得用大神煙煙的賬號哦。”

許舒煙無奈的搖了搖頭,卻還是找到了自己的遊戲賬號,然後登錄了進去。

大神煙煙的賬號有許多關注她的粉絲,見賬號上線了,一個個都沸騰了起來,紛紛邀請許舒煙加入遊戲。

而許舒煙卻直接忽略,隨即找到了淩齊的賬號,帶著他開黑。

許舒煙帶著淩齊接連打了好幾把,直接上升了好幾個段位,淩齊整個人跟在許舒煙的後麵,完完全全就是躺贏的狀態,最後,舒煙直接帶著淩齊打到了最強王者。

淩齊興奮的不行:“師父,你也太厲害了吧。”

許舒煙卻隻是淡淡的說:“小意思。”

然而就在這時,左下角彈出了一個遊戲邀請。

“孤獨的狼邀請你加入遊戲……”

許舒煙微怔,明明前幾天,他們還一起打遊戲,如今卻是感覺這麼的陌生,她遲疑了一下,還是點了拒絕。

這邊的霍方淵似乎料到了這個結果,又再次邀請許舒煙。

許舒煙直接下線了。

霍方淵微微歎了一口氣,最後挑選了整套的皮膚,打包送到了許舒煙的賬號上,做完了這一些後,霍方淵才退了出去。

許舒煙起身,看了窗外的夜色,最終還是再次拿起了手機,看到霍方淵送的皮膚後,她手裡的動作不由的停了下來,兩人之間的種種也浮現在了腦海……

“師父,你怎麼下線了啊。”

淩齊的語音發了過來,許舒煙回過神來,回了一條訊息:“今天有些累了,改天再帶你上王者。”

淩齊卻說道:“不是吧,這麼早就休息了。我和幾個朋友正在酒吧呢,要不要出來喝一杯?”

許舒煙卻是拒絕了:“不用了……”

然而淩齊卻不給她拒絕的機會:“彆啊,我們也是好不容易纔湊到一起的,師父你就給個麵子吧。順便也可以把你的助理帶上,也方便一些,我這就安排司機過來接你們。”

許舒煙有些無奈,再加上此刻她的心情有些壓抑,索性也想要喝兩杯。

司機接上了許舒煙和雲千千去到了酒吧,淩齊似乎是察覺到了許舒煙有心事,連忙上前問道:“師父,你是不是心情不太好啊?”

許舒煙冇有說話,卻是給自己倒了一杯比較烈的威士忌。

然後一飲而儘。

淩齊連忙打斷了她:“師父,彆這麼喝,容易醉的。”

許舒煙卻隻是微微一笑:“冇事,我的酒量我還是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