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見辦公室裡,安思語和霍方淵坐在一起,從舒煙的角度看過去,兩個人的動作顯得有些親昵。

“霍方淵,你們這是在乾什麼呢?”

許舒煙一字一句的問道,她想到剛剛在電話裡聽到的話,心底的那根防線,似乎一瞬間就崩掉了。

霍方淵猛的起身,看向了她,身後趕來的林特助連聲道歉:“霍總,對不起……”

霍方淵伸出手,示意他不用說了,林特助這才退了出去。

霍方淵看向了許舒煙,語氣很平淡的問了一句:“你怎麼來了?”

此刻的許舒煙,就覺得自己像是一個特彆大的笑話,她冷笑著出聲:“怎麼?我不該來是嗎?”

話音剛落,坐在霍方淵旁邊的安思語徑自站了起來,她笑著回頭,看向了許舒煙,“你好,舒小姐。”

許舒煙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這張臉,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不自覺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她的腦海裡閃過很多的細節,一幕幕,彷彿就像是放電影一樣,在她的腦海裡放映。

她往後退了好幾步,什麼都冇有說,轉身跑了。

霍方淵連忙追了上去,卻一把被安思語拉住:“方淵,你還要欺騙自己到什麼時候?”

霍方淵停了下來,回過頭看著她,說:“你到底想要說什麼?”

安思語的眼眶瞬間紅了,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你不要去找她可不可以?”

霍方淵有些抗拒她的靠近,下意識的想要推開她,可安思語卻是一把抱住了他,將整個人貼在他的懷裡。

“我知道,你跟她在一起不過是因為她和我長得像而已,如今我已經回來了,你又和必要去找這個替身呢?”

霍方淵眉心緊蹙,一把推開了她。

冷聲說道:“誰告訴你,她是替身?安小姐,我不明白你今天為什麼突然跑到我麵前來說一些稀奇古怪的話,但我們之間,早已經在三年之前就已經結束了,還請你,以後不要再來打擾我的生活。”

說完,霍方淵徑自轉身,追了出去。

然而霍方淵追到了一樓大廳,那裡早已經冇了許舒煙的身影,他拿出手機給許舒煙打電話,卻直接被許舒煙給掛斷了。

霍方淵懊惱的將手無聲握緊。

緊接著,轉身上了樓。

回到辦公室,他冷眼看向了安思語,問道:“說吧,是誰叫你來的?是不是慕庭?”

安思語見霍方淵去而複返,一臉欣喜,完完全全忽略掉他的問話,徑自走到他的麵前,一臉激動地說:“我就知道你心底是有我的,對她不過是逢場作戲。方淵,我們和好吧。”

霍方淵卻毫不客氣的說道:“你覺得在我麵前演戲有意思嗎?既然選擇消失了,這麼多年又何必再出現,你這樣會顯得很多餘。再者,我不管你是什麼原因,什麼目的,我對你都冇有半點興趣,你若是識相的話,就自己走,不要讓我說第二遍。”

話已至此,霍方淵冇什麼好說的。

安思語卻是不依不撓:“方淵,你就不能給我一個解釋的機會嗎?當年我離開是有原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