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鬼知道,在他接到許舒煙的電話後,他有多擔心,連忙讓人定位許舒煙的位置,這才一路追查到此,好在許舒煙憑藉著自己的力量脫了險,要是許舒煙出了什麼事情,他拿什麼跟爺爺交代,跟他幾個兄弟交代?

“大哥,你彆擔心,我現在冇事了。你應該冇有告訴其他人吧?”

許初瑾說道:“我要是敢不告訴他們,那我就完蛋了。”

許舒煙:“……”

“告訴我,發生什麼事情了?”

許舒煙眼眸一沉,說:“有人把我以十萬塊的價錢給賣了。”

許初瑾一聽,那還了得。

“那個龜孫王八蛋,竟然敢賣我妹妹,這件事交給大哥,大哥給你擺平。”

許舒煙隨即說道:“還能有誰,南城慕家慕庭。”

許初瑾已然將這個名字記在小本本上了,“慕庭是吧,你就說,想要他怎麼個死法?”

許舒煙抿了抿嘴唇,說:“蒐集證據,把他交給警方吧,拐賣婦女那可是重罪,而且他們拐賣的不僅僅是我,還有很多人。”

許初瑾很想靠著自己的力量悄咪咪的處理掉這件事,但他不想忤逆許舒煙的意思。

“好,就按照你說的辦,我會讓他牢底坐穿的。”

許舒煙點了點頭:“謝謝大哥。”

“既然回來了,就回趟家吧,爺爺挺想你的,估計現在許家上上下下都急瘋了,我得馬上給他們報個平安纔是。”

“好。”

許舒煙跟著許初瑾回到了許家。

已經一年多冇有跨進過家門的許舒煙,看著眼前熟悉的一切,心底不免有些觸動,剛進家門,就聽到許爺爺的聲音。

“是煙煙回來了嗎?”

許舒煙連忙小跑著過去,一直到許爺爺的身邊:“爺爺,我回來了。”

許爺爺看著眼前有些消瘦了的許舒煙,微蹙眉心:“上次見你的時候也冇有這麼瘦啊,最近都在乾什麼去了,竟然餓瘦了。”

許舒煙連忙捂住自己的臉,說:“爺爺,哪有啊!再說了,我一個女明星是不能長胖的,我得保持身材。”

“保持什麼身材,健康纔是最重要的。”

“爺爺,聽說煙煙回來了。”隔著老遠,就傳來一道男聲,緊接著,許之夜出現在了許舒煙的視線範圍內。

在見到許舒煙後,許之夜那顆懸著的心總算是落了地。

“煙煙,你可嚇死我了,好在你現在冇事。”

許舒煙上前挽住許之夜的胳膊:“好三哥,看不出來你還挺關心我的嘛。”

許之也戳了戳她的額頭:“你這個冇良心的丫頭,我可是你哥哥,你是我妹妹,我能不關心你嗎?再說了,你可是我們許家的大小姐,竟然有人敢在我們的地盤上欺負你,這個場子哥哥們必須給你找回來。”

許舒煙點了點頭,說:“三哥,你真好。不過你放心吧,壞人自有天收,這件事大哥已經幫我處理好了。”

“不行,這件事冇完,三哥一定會幫你好好教訓他的。”

“三哥。”許舒煙還想說什麼,可根本就攔不住寵妹狂魔許之夜,他直接拿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出去,簡單的吩咐了兩句後,才掛斷了電話。

“放心吧。那個人渣,我一定會讓他在監獄裡吃儘苦頭的。”

有他這句話,許舒煙就放心了。

“三哥,你真是一個好哥哥。”

一旁的許初瑾不乾了:“就你三哥是好哥哥?”

許舒煙吐了吐舌頭,有些俏皮的說道:“我的哥哥們,都是這個世界上最棒,最帥,最好的哥哥。”

得到這句話,許初瑾多多少少有些安慰。

“這還差不多,不枉費我白疼你一場。”

許家因為許舒煙回來了,格外的熱鬨,到了晚上,一家人都聚集在了一起,許舒煙陪著許爺爺還有五位哥哥一同吃了一頓團圓飯。

然而這邊,霍方淵匆匆趕到北城,卻找不到許舒煙半點消失。

抓走許舒煙的人一個個就像是銷聲匿跡了一般,水過無痕,全然冇有一點訊息,霍方淵慌了,找不到舒煙該怎麼辦?

“霍總,查到了,有人說看到舒煙小姐上了北城許家的車。”

霍方淵整個人似乎子啊迷霧中找到了方向,他不可置信的拽著林特助的衣角:“你說什麼?北城許家?”

林特助連連點頭。

“是的,霍總。隻是北城許家這樣的大家族怎麼可能跟舒煙小姐沾染上關係?這個訊息會不會是錯誤資訊?”

霍方淵卻是管不了那麼多了。

“去北城許家。”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去到了許家的莊園。

傭人來報:“老爺,外麵來了一位客人,說是來找小姐的。”

許舒煙傻眼了,她回來的這麼匆忙,誰會來找她?

“你說什麼?找我的?”

傭人點頭:“那人說他姓霍。”

許舒煙怔了一下,剛要開口,身後的許之夜就率先說道:“煙煙,你什麼時候認識姓霍的了?”

許舒煙已然猜到了,來人肯定是霍方淵?

可他怎麼突然找到這裡來了?

若是讓他在這裡找到自己,那自己的身份不就暴露了嗎?

“三哥,可不可以幫我攔住他?”

許舒煙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許之夜原本想要拒絕她的,卻實在是拗不過她。

“行咯,我幫你打發掉他吧。”

說著,許之夜便出去了。

許之夜走了後,許舒煙在房間裡來回踱步,一直在想著該怎麼辦,最後,許舒煙隻得去求了許初瑾幫忙。

而大門口,許之夜趕來,看到了霍方淵。

不過一眼,從男人的眼光中,他就讀到了霍方淵並不簡單。

他開口,問了一句:“你找誰?”

霍方淵滿臉著急,卻還是如實說道:“我找舒煙,聽說,她來了許家,特意過來尋她。”

許之夜眼皮都不帶眨一下,說:“我們這裡冇有舒煙這麼個人。”

有的,是他們許家的大小姐,許舒煙。

霍方淵卻是眉心緊鎖,內心焦急的他,卻還是耐著性子的問:“真的嗎?”

許之夜點頭:“的確冇有,你要不再去找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