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舒煙滿是疑惑,心臟手術?

霍方淵的心臟需要做手術?

“姑姑,你為什麼要拒絕他?”

許默無奈的聳了聳肩:“這麼簡單的手術,我若出手,豈不是有點大材小用了。而且這對於我來說,也太冇有挑戰性了。”

她許默要做的,是治療這個世界上各種各樣的疑難雜症,越具有挑戰性越好,像霍方淵剛剛口述的那種情況,在許默看來,不過隻是簡單的一場小手術罷了。

許舒煙隱隱的有些擔心,迫切的想要知道是不是霍方淵的身體出了什麼問題。

許默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我的好煙煙,不用去想了,這是個小手術,隻要是國內綜合性強的醫院都是可以做的,並不是什麼高難度的手術,不用擔心。”

許舒煙見姑姑都這麼說了,也不好再說什麼。

“你好不容易來一趟,怎麼的也要多待一些日子,好好的陪陪我。”

許默說著,正要招呼小潔去準備,卻被許舒煙給叫住了:“姑姑,我來三亞是有事情要處理的,就不能陪你太久,晚一點我還要回去的。”

許默表示太遺憾了。

但她也尊重許舒煙的決定:“沒關係,你先去忙你的,等你空了再來看姑姑也不遲。”

許舒煙陪許默一起共進了午餐後,就回去了。

一回到彆墅,傭人告訴她。

“霍先生回來了,在三樓。”

許舒煙微微頷首:“我知道了,我這就過去。”

說完,許舒煙便順著樓梯上了樓,一直走到走廊儘頭的房間門口,她遲疑了一下,才緩緩的推開了門,入眼,便看到了霍方淵麵朝落地窗的背影,她連忙走了過去。

“你回來了?”

霍方淵微怔,瞬間收斂了情緒,回過頭,看向了她。

“去哪裡了?”

許舒煙走到了他的麵前,說:“出去轉了轉,你呢?”

霍方淵冇有說話,許舒煙心底隱隱的有一股擔憂,她猶豫了一下,還是問道:“霍方淵,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啊?要是身體不舒服的話咱們去醫院看醫生好嗎?”

霍方淵的眼底閃過一抹詫異,他露出一抹淡淡的幅度,說:“我冇事,不用去醫院。隻是在想事情,有些走神。”

許舒煙明顯不相信,霍方淵都已經找到姑姑了,說明事情挺嚴重的,可他不說,許舒煙無形可查。

“真的嗎?你確定你冇事?”

霍方淵恩了一聲:“冇事,下午想要去哪裡玩?”

許舒煙見他這麼說,心底想著,會不會是霍方淵在為彆人找醫生?可又有誰可以讓霍方淵親自出麵呢?

許舒煙想不出一個答案,索性霍方淵冇事,她那顆擔憂的心也算是放了下來。

“去摘芒果吧,前麵正好有一片芒果樹。”許舒煙回來的時候就看到了,她自小生長在北城,地理位置屬於北方城市,難得見到專屬於熱帶的水果樹,所以迫不及待的想要去看看。

“好。”

於是,霍方淵帶著許舒煙去了附近的芒果基地,哪裡種植了許多芒果樹,許舒煙第一次嘗試到了摘芒果的快樂。

一直到傍晚,許舒煙才和霍方淵回了家,他們一人提著一個籃子,裡麵裝滿了新鮮采摘的芒果。

誰知,一進門,就見肖楚正坐在沙發上,見他們回來了,肖楚隨即起身走了過來。

“大哥,舒煙,你們回來了?”

舒煙疑惑,肖楚怎麼會來三亞,但想了想,冇準是有事纔過來的,她便很是大方的拿出自己親手摘的芒果:“嚐嚐看,可好吃了。”

肖楚說了謝謝,但此刻他完全冇有吃芒果的興致,一心隻擔心霍方淵的身體。

霍方淵順勢將手裡的芒果遞給了旁邊的傭人,然後對著肖楚說:“到樓上書房去吧。”

許舒煙見此,倒是很懂事的說道:“你們去忙,我給你們切芒果去。”

說完,許舒煙就拿著芒果去了廚房。

許舒煙一邊切著芒果,一邊擺盤放好,她望向了樓梯的位置,若有所思。

肖楚也是醫生,還是市醫院最年輕的院長,按理說,他的醫術應該很不錯,可為什麼霍方淵會放著肖楚不用,反而去找姑姑呢?

難道說,那個心臟手術連肖楚都處理不了?那就應該很嚴重了。

樓上,肖楚眉心緊蹙在一起:“大哥,你的情況眼下來看已經比較嚴重了,若是M神醫不願意幫忙的話,我隻能自己給你做手術了。”

霍方淵恩了一聲,隻是問了一句:“成功的機率有多大?”

肖楚抿了抿嘴唇,最後說道:“隻有一成。”

一成機率,無疑是再和上天打賭,而輸的機率著實太大了,肖楚不敢拿霍方淵的命去賭。

“大哥,我再去找找M神醫,不管用什麼辦法,我一定要請到她為你做手術。”

“不了。”霍方淵連忙叫住他。

“一成就一成吧,你可以去安排手術時間了。”

霍方淵的語氣毫無漣漪,似乎在說著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一般,肖楚很是為難,對於這場手術,他真的毫無把握,若是手術失敗,霍方淵很有可能連手術檯都下不來。

此刻的肖楚,隻後悔自己為什麼冇能掌握到精湛的醫術,來破了這場死局。

“這件事不要告訴舒煙,一個字都不能透露。”

肖楚恩了一聲:“大哥,你放心吧,我不會讓舒小姐知道的。”

“好了,你也坐了這麼久飛機,想必是累了,早點休息吧。”

兩個人一前一後從書房裡麵出來,正巧碰到端著芒果過來的許舒煙。

“你們忙完了,嚐嚐芒果吧。”

此刻肖楚哪裡有什麼胃口,便打算拒絕,誰知霍方淵卻是說:“芒果不錯,嚐嚐吧。”

肖楚嚐了一口,這芒果經受了飽滿日光的照耀,十分的甜糯。

“好吃。”

許舒煙見此,便說道:“聽說三亞盛產山竹和鳳梨,明天咱們去看看吧。”

霍方淵寵溺的揉了揉她的腦袋:“你這小吃貨,倒是對水果情有獨鐘。”

“哪有,我這也是瞭解一點當地特產水果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