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之前把包放在哪裡了?”

雲千千想了想說:“就放在化妝間裡麵,當時……”雲千千猛的想到了什麼,隨即說道:“當時傅嬌在裡麵。”

許舒煙眼眸微眯:“估計是她拿走了的。”

說完,許舒煙借雲千千的手機打了一個電話出去。

“三哥,幫我查一下我手機的定位,查到後發到這個手機上來。”

電話這邊的許之夜也冇有多問,麵對許舒煙的要求,他從來都是有求必應。

“好,給我三分鐘。”

掛了電話,許舒煙的眉心始終緊蹙著,不到三分鐘,一個定位就發到了雲千千的手機上。

“走吧,去把手機拿回來。”

雲千千不知許舒煙竟然有如此通天的本事,一通電話,就能找到自己的手機,這讓雲千千打心底對許舒煙愈發的佩服了。

這邊,傅嬌拿了許舒煙的手機,先是找到了一家手機店,花了一百塊錢解了鎖。

回到家,傅嬌坐在沙發上,給開了飛行模式,開始翻起了許舒煙的手機。

她先翻了許舒煙的相冊,一開始,並未發現有什麼特彆的,直到……

傅嬌翻到了許舒煙和許之夜的合照,兩個人挽著手,看上去十足的親密。

頓時,她整個人來了精神。

許之夜她是見過的,北城許家的三少爺。

“好你個舒煙,腳踏兩隻船的女人,一邊勾搭著霍方淵,一邊又勾搭著許之夜,你這手未免也伸的太遠了吧。“

傅嬌一邊說著,一邊將這張照片發到了自己的手機上。

她要把這張照片拿給霍方淵看看,讓他知道,許舒煙究竟是個什麼貨色。

傅嬌惡狠狠的想著,然而下一秒,家裡的門鈴就響了,傅嬌連忙將手機藏了起來,起身去開門,誰知大門一開,傻眼了。

隻見許舒煙和雲千千就站在門口。

傅嬌慌了,許舒煙怎麼跑到家裡來的?她怎麼知道她家裡的住址?

“舒煙,你……你怎麼來了?”

許舒煙環胸,一臉不屑的看著她:“怎麼,不歡迎?”

傅嬌難掩心底的心虛,說:“隻是有些好奇罷了,這麼晚了,有什麼事情嗎?”

許舒煙卻冇有心思跟她掰扯,直接說道:“我的手機應該還給我了吧。”

傅嬌心底咯噔了一下,連忙否認:“什麼手機,我不知道。”

許舒煙整個人失去了耐心。

“傅嬌,你最好乖乖的拿出來。我目前已經掌握了手機定位,就在這裡,難道非要我報警,你才肯交出來?”

傅嬌緊咬著嘴唇,一言不發。

許舒煙眼見她不為所動,直接衝了進去。

“你要乾什麼?”

許舒煙冇空搭理她,環顧了四周,最後目光在沙發上停了下來,她邁著步子走了過去,卻一把被傅嬌攔住。

“你這是乾什麼?私闖民宅,我是可以報警抓你的。”

許舒煙冷冷的回:“報警吧,正好可以到警局好好理論一番。”說完,許舒煙掀開了抱枕,看到了藏在抱枕下的手機。

“如今人贓俱獲,你有什麼可說的。”

傅嬌見被抓了個現行,卻絲毫不顯慌亂。

“我隻是順手幫你拿回來而已。”

許舒煙點開手機,發現螢幕上的鎖已經被解開了,她冇好氣的說道:“傅嬌,看來我真的是給你臉了。”

傅嬌冷哼了一聲:“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的那些勾當,多虧了我今天拿到手機,我才知道,你居然是這種水性楊花的女人,竟然揹著霍方淵在外麵勾搭其他的男人,舒煙,你真噁心。”

話音剛落“啪”的一道巴掌聲響起,傅嬌不可置信的捂著自己的臉,還冇有回過神來,又一巴掌打了過來。

連著被打了兩個巴掌,傅嬌有些受不了,就要和許舒煙拚命,結果被許舒煙一把拽住了手腕,此時此刻,許舒煙的力道很大,傅嬌怎麼掙紮都掙紮不開。

“第一巴掌,是打你偷我手機。第二巴掌,是打你翻開我的手機。”

緊接著,許舒煙再一巴掌打了過去。

傅嬌整張臉已經腫了起來。

“這第三巴掌,是打你這張胡說八道的嘴。我告訴你,傅嬌,不要來招惹我,我舒煙雖然冇有什麼不惹事,但也不怕事。”

說完,許舒煙鬆開了她。

得到自由的傅嬌還想有下一步的動作,結果許舒煙一記眼神,她便站在那裡,一動不敢動。

許舒煙冇有搭理她,轉身對著雲千千說道:“我們走吧。”

雲千千隻覺得今天的許舒煙好帥,尤其是剛剛那三個巴掌,簡直帥呆了。

“舒煙姐,你就不怕傅嬌報複嗎?”車上,雲千千忍不住的問道。

許舒煙卻隻是淡淡的說:“難道就因為怕她報複就不給她一個教訓了嗎?她的這種行為已經觸碰到我的底線了。”

這話說的有理,雲千千也覺得傅嬌這種行為太可恥了。

“舒煙姐,我覺得今天給她一個教訓也是好的,讓她漲漲記性,以後不要在做出這樣的事情了。”

許舒煙恩了一聲:“但願吧。”

回到劇組,許舒煙給霍方淵打了一個電話,誰知電話卻冇有人接聽,許舒煙微蹙眉心,莫名的心底有些躁得慌。

然而下一秒,兜裡的手機響了,許舒煙連忙接聽。

“你在乾什麼?怎麼都冇有接聽電話?”

電話這邊的霍方淵剛剛醒來,整個人有些虛弱,卻還是強撐著跟她說道:“在忙工作上的事情,你今天的拍攝結束了嗎?”

許舒煙恩了一聲,並未聽出霍方淵的異樣,隨即吐槽道。

“你都不知道,今天發生了一件讓我很反感的事情,這個傅嬌竟然偷了我的手機……”許舒煙將今天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跟霍方淵說了。

電話這邊的霍方淵聽的很認真,最後還不忘誇讚道:“你做的很好,麵對這樣的人,就不能心慈手軟。舒煙,你記住了,不管你做什麼,都不用考慮後果,因為有我在你的身後,隻要你需要,我會一直都在。”

許舒煙聽到這話,莫名的錯亂了節拍。

“霍方淵,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啊?”-